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相见之后

相见之后

不弃摆了摆手,一众丫头福了福,悄悄悄退出了水榭,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云琅略偏过头,看到水榭檐下的还站看个装男装白袍的淡漠女子。她静静的看着庭中桂花树,守在水榭外,并不对他们投来多余的目光。

“她是小虾,我的保镖!”不弃笑着解释。

她知道云琅肚子里肯定有无数的疑问。有些问题她能回答,有一些,她不方便告诉他。

大总管和海伯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薛家庄灭门,莫夫人对她下毒,莫老爷有负朱九华所托占了她母亲。朱家抢了莫家的官银流通权。两家之间有太多的仇恨。消息迟早会泄露出去。莫夫人一旦知道她花不弃成了朱府的孙小姐,她会不惜余地的对付朱家。云琅和莫若菲是表兄弟,感情不错。他飞云堡现在当家作主的人是他父亲。下令让飞云堡助莫府一臂之力时云琅会怎么办?

东方炻言明要让朱府亏本,莫府再加进来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弃心里纠结,斟酌了会道:“云大哥,多谢当日你替我遮掩。我是朱府九少爷的私生女儿,朱八太爷唯一的血脉。以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这是朱府的家事,我不方便告诉你。”

云琅笑道:“你现在总算有自己的家了!看得出来,这些丫头,包括小虾都对你极好。不弃,我替你高兴。你过得好就行了,不用告诉我从前的恩怨曲折。”

不弃不由得感动。她迟疑了下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想问,为什么解了毒却没给你递个信。我本想忘记望京的一切,重新开始。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意外的在苏州见到我。天下这么大,能遇上的机会并不多。”

云琅心里微微酸涩。他找了她大半年,她却想忘了他。

“公堂上大总管认出你来。他告诉我,其实一直迷人盯着你。知道了药灵庄向飞云堡提亲的原因。他们……心里很感激,我又留在了朱府,这才把人撤了回来。对不起,原本信了你,就不该再暗中监视你。四小姐她,她跟着你大半年。你对她……如果是为了我,我找她说去!”

不弃吞吞吐吐把话说完,心里的歉疚越来越重。

云琅勉强笑了笑,轻声道:“她今天已经回药灵庄去了。她娇纵了点,也不是胡挠蛮缠之人。”

“可是药灵庄提亲之事……”

云琅见她焦急,心情又变得好了。他微微一笑道: “婚约作罢,你别放在心上。当时也是从权,我也不是迂腐之人。她当时以此相胁,我也只是从权。男儿一诺千金,也要看是什么情况。不弃,你不用太过内疚。对了,那个东方炻是怎么回事?朱

八太爷替你定的亲事?你喜欢他吗?”

“呸!我才不喜欢他呢!哼,我恨不得杀了他!什么婚约,狗屁!那厮一厢情愿的不要脸,谁理他!”一提东方炻,不弃的怒气便腾了起来。

云琅轻松的笑了起来,仿佛所有的阴雨化作了太阳雨。他伸手握住不弃的手,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出来大半年,我也要回飞云堡了。不弃,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东方炻抢走你的。”

不弃哆嗦了下抽回了手,不太明白云琅的意思。她记得自己清楚告诉过他,喜欢的人是莲衣客。

云琅看了眼小虾,轻声说道:“听说莲衣客在苏州府出现过,你悬赏一万两银子要他的命。本来我还不能肯定是他对你下毒,现在我知道了。不弃,你现在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就好。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你没什么心情,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

不弃目瞪口呆。她被云琅丰富的想象力打败了。瞪着他半响后苦笑道:“云大哥,你怎么会猜他对我下毒?他怎么可能对我下毒?”

云琅犹如当头挨了一闷棍,声音不觉提高了:“你说什么?”

不弃心一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他,下毒的人不是他!”

云琅倒吸口气凉气猛然站起,瞪着不弃道: “如果不是他对你下毒在先,又掳走你,你怎么悬赏一万两银子要他的性命?不弃,你怎么还执迷不悟?”

不弃突然觉得头痛。她不想向云琅解释她和陈煜之间的事情。她也站起身来说道:“云大哥,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原本,我可以装着不认识你,只当这世上有长得相似的人罢了。顾念着你对我的好,我见了你。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以花不弃的身份见你,以后,我不会是花不弃。你就当我是个陌生人吧!”

她转过头想离开,云琅一把秣住她的胳膊,嘴皮嗡动,轻吐出一句:“不弃,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无情?”

不弃对正欲冲过来的小虾摇了摇头。她勇敢的看着云琅的眼睛,终于把她想忍住不说的话一气说出了口来: “因为莫夫人是你的姑姑。因为对我下毒的人是她。因为她灭了薛家庄满门。你满意这个答案吗?我不想说,我还想和你做JJ月友。莫府和朱府有仇,你飞云堡能置身事外吗?你夹在中间,你是帮着莫夫人对付我,还是帮着我对付你的亲姑姑?”

云琅的脸霎时变得雪白:“不会是这样的。不弃,姑姑怎么会对你下毒?”

“好,我全都告诉你。因为莫老爷爱上了我母亲。莫夫人是个可怜而疯狂的女人。她看着我的眼睛就会想起我母亲。想起我母亲,她就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不弃轻轻拂开他的手,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云琅呆立在水榭中,一激灵清醒过来。他正欲追出去时,小虾拦住了他,淡淡地说道:“小姐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原来的身份见你。云公子,你请吧!

请你不要再来打挠小姐。她好不容易回到朱府,她也不打算找莫府报仇。她只是不想再和与莫府有关的人沾上丁点关系。”

云琅闷声不响,一掌击向小虾。

小虾蹙眉暗忖,这人怎么一味的胡纠蛮缠?也不客气的出了手。

云琅犟起来拳风劲爆,逼退小虾的瞬间身形拔地而起,往不弃追去。他轻轻落在不弃身前,凝望着她低吼道:“我是是非不分之人吗?因为她是我姑姑,你就不能接受我?我会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真是姑姑做的。我绝不会让她再伤害你! ”

不弃回转身喝住追来的小虾,平静的看着云琅道:“云大哥,世间的女子有太多,你总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

“她们不是你。”

“你,也不是莲衣客。”

云琅喃喃重复着不弃的话,胸口腾起股愤懑与不甘来。他嘴里发出一阵惨笑:“我要瞧瞧他究竟是什么模样,叫你这般念念不忘!”

他不再纠缠,头也不回大踏步的离开了朱府。

不弃眼里噙着一丝伤感,低声对小虾说道:“让人通知在望京的二总管,做好防范。莫府恐怕马上就会知道我的消息了。”

她转过身,挺直了背款款离开。

小虾眨了眨眼睛,好奇的想,小姐真的喜欢那个莲衣客?

下接出版书手打-


在线读书: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