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女花不弃 > 第一次交锋

第一次交锋

 “什么人敢管小爷的事!”云琅酒气上涌,偏过头怒气冲;中地喝道。

东方炻一抱拳道:“在下东方炻,和莲衣客是新认识的朋友,不知这位兄弟与莲衣客有何仇怨?有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莲衣客是当世大侠,其中定有什么误会。在下愿作个和事佬,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云琅伸手从桌子上取了那把匕首,打了个酒嗝道:“原来独行侠也不是独行侠,任你有再多帮手,小爷今天一声揍!”

身体陡转间一脚踢向元崇,手中匕首朝东方炻疾刺。

东方炻一愣,脸上涌出笑意,身体斜斜飘开,呵呵笑道:“以二敌一传出去岂不坏了莲衣客的名头。莲兄,小弟替你掠阵。”

他说得冠冕堂皇,却把元崇气得半死。这人明明看出来他不是莲衣客,却用话拿住他。他躲开一脚,手里拿着弓却没有时间取箭。元崇见白渐飞缩在桌子下面,只得硬着头皮嘁了声:“渐飞,你先走。别误伤了你!”

东方炻悠悠闲闹的坐在一旁看着热闹,心里暗暗猜测,如果这个冒牌货是为了莲衣客出面,眼前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少年又喝醉了不辩真假,拳脚真功夫,要杀冒牌货几十招内就行。真正的莲衣客是否会固此而出现呢?

白渐飞自桌子下探出头来,又不好意思扔下元崇开跑,吓得双股打颤,苦着脸不知如何是好。云琅一脚踢下,将白渐飞面前的桌子劈威了两半,白渐飞再无胆相陪,高喊了声我去找人,连滚带爬出了醉一台。

元崇早就后悔了,却不肯就此露馅,被云琅追得满堂乱窜。他拿出柳林里躲闪小虾鞭打的泥鳅精神,边躲闪边嘴硬的嚷道:“看你年纪比我小,身手不错。

我不想一箭射出伤了你。你再出手,我就不还手了……还打?我真还手了!你肯定喝醉了,我要还手的话,怕你身边的姑娘伤心。你一个大男人,只顾自己撤酒疯,不顾还带着位姑娘。我如果心底歹毒,早擒了你的女人。叫你一招也发不出。当然,我莲衣客是不屑干这种事情的!”

他嘴里说着无耻的话,人真的朝角落里去了。林丹纱吓得早已站起,贴紧了墙根。气得云琅本想揍他一顿,这里真的激起了杀心。他看出元崇武功不太高,但脑袋已经醉迷糊了。云琅低叱了声,连人带匕化作一道绯影凌空刺下。元崇进退两难,听到东主炻忍俊不禁的笑笑声,门口又有成群的人伸长了脖子看着,他想抱头鼠窜已来不及。身体下意识的往后缩。背心抵在了一方木桌上。

“抬手,再出腿。”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钻进了耳中。世界安静了,元崇心定了。他大喝了声,奋力举起长弓挡去。

趴在桌上装醉的陈煜今天被元崇气得无语,又不得不助他一臂之力。他似乎被元崇的一控控醒了,醉眼朦胧的抬起头,嘶哑着嘀咕了句:“小心我的酒。”

看似站起身扶酒瓶的时候站立不稳,一只手便搭在了元崇肩上。

云琅的匕首恰在此时击在长弓背上。弓背一阵大力传来,弹得他身体往上飘起,胸甸i露出了空门。元崇就在这个时候从一个无比ffJ险的角落潇洒而卑鄙地出腿。一脚将云琅踹飞了出去。这一脚是巧劲,云琅不见得会被他踢伤,但被踢飞时的曲线和远度叫门口看热闹的人群脑袋跟着移动,嘴里发出了阵阵惊叹声。

“云大哥!”林丹沙飞奔过去,扶起云琅,心疼的替他揉着胸口。回转头,雨了惟一}曰瞪视着元崇。

云琅酒还未醒,被踹了这脚也醒过来了。缓了口气,他半呐没明白自己怎么会被一个武功不怎么样的人踢飞了。但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人不是真正的莲衣客。

云琅从地上爬起来,推开林丹沙走到元崇身边,伸手道:“还来!”

元崇以为他还要打,手又握住了长弓。

“那枚铜钱,还来。不是你的。我找错人了。招摇撞骗不长久的。”云琅不耐烦的劈手夺过元崇随手塞在腰带上的铜钱。头也不回的推开围观的人群走了。

林丹沙一跺脚又跟了上去。

两人的话落入东方炻耳中,他眼畸一亮,哈哈大笑道:“莲兄武功盖世,叫在下大开眼界。有人想杀莲兄得一万两赏银。在下与莲兄一见如故,绝不相信是莲兄掳了朱府小姐。如果有人取莲兄的性命,谁杀了凶手,在下出两万两银子替莲兄报仇!”

门口又一阵哗然。居然有人要和朱府孙小姐唱对台戏!朱小姐出一万两杀莲衣客。这位公子便要出两万两杀凶手。

这话一出来。有人想在暗中对元崇动手脚,赶紧打消了主意。拿到一万两马上就变威两万两赏银的目标,谁愿提心吊胆花那一万两去?

元崇对东方炻抱了抱拳,大声说道:“东方兄弟仗义执言,在下心领了。叫那丫头眼睛擦亮点,别攀诬了好人。告辞!”

他昂首阔步出门,门口一堆崇拜目光。白渐飞这时和靖王孙带着人姗姗赶到。听闻元崇就是莲衣客,靖王孙大喜,欢天喜地簇拥着这位大获全胜的英雄去喝庆功酒去了。

这时,东方炻才慢悠悠的走到又醉倒在桌上的陈煜身边。他看着趴在桌上的中年汉子,负在身后的手突然击下.

陈煜心里暗叹,今晚真不太平,一座酒楼聚了这么多高手。他睁开迷离的眼睛,站了起来。摇晃着拿起一壶酒。

东方炻的手就击在这壶酒上。酒壶碎裂,酒水四溅。他哈哈大笑道:“你怎么知道这一事不是试你的?高人不露相。你助那冒牌的莲衣客,你和莲衣客又是什么关系?”

陈煜嘶哑了哚子道:“公子口口声声说和莲衣客一见如故,却心安理得作壁上观。这等心肠是宁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吧?装傻等着一掌被打死,在下没那么白痴。”

“有理!只不过,你不说出莲衣客在哪儿,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东方炻一心要找到莲衣客,元崇他不会放过,这个神秘的中年文士他更不会放过。

两人几句交谈中已过手数招。心里都暗暗吃惊对方的武功。陈煜隐姓埋名易容留在苏州,早想好了退身之计。手里捏得一根筷子射向东方炻。另一只手却握了一把竹筷以散花之势射上大堂中的烛火。

灯熄的瞬间,东方炻跟着风声政出,听到扑咚一声水响。他只呆了呆便返身回了酒楼。见到二楼人影一闪便没了踪影。他没有再追,柳叶般的眉舒展开来,喃喃说道:“朱珠,你真给我找了个好对手。莲衣客就在你身边,你想赶他走,我却想留下他来。你说,我能找到他吗?”

陈煜闪进了朱府正门的小吃店,匆匆的换了衣裳,撕了面具道: “换据点,现在就走。”

他带着店主和伙计消失在夜色里。

第二天一大早朱府正门和后门的街上来了不少行商。收集的情报和信息汇集到了东方炻手里。他亲自又走了一趟。站在没有开门的小吃店外望着朱府大门笑了笑。又走到朱府后门,站在关了门的二再斋门口望着街对面围墙里的柳林了然地笑了笑。

他进了书斋,上了二楼。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桌上还有壶没有喝完的茶。

茶盏是江心白瓷,茶叶是狮峰山的龙井。

目光自旁边的书架扫过,渐淅的东方炻好看的柳叶眉拧在了一起,喃喃说道: “这个中年老板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大魏国的山川地形如此感兴趣?朱殊不会喜欢一个中年大叔,他是莲衣客的什么人?师兄?手下?”

他脸上露出一丝狠色,眉舒展开来,微笑道:“不还有个冒牌货么?这是不是你的小尾巴呢?”

东方炻越想越兴奋,折身出了书斋。

没过几日,朱府前门的点心铺开张了,后门的书斋也开张了。紧接着苏州城里出现了一个江:I匕来的富商。一个月内他在朱记瓷器行对门开了家东记瓷器行专销江心白瓷。在朱记丝绸行对门开了家东记丝绸行专销二I匕方锦缎和棉布。在朱记茶叶行对门开了家东记茶叶行争销江南茶叶。然后在朱记米粮行对门开了东记米粮行,专销二I匕方大米白面。而且所有的货物都比本地的便宜那么一点点。

消息传到了朱府,不弃恨得牙痒。她坐在二佟房里气呼呼的喝茶,见是江心白瓷,厌恶的扔到一边让换威越青瓷。

东方炻说干就干,顶着朱府做生意。

不弃问几位总管:“苏州府也有专销二I匕方货物的商铺。那个东记降低价格难道不怕其它商家群起而攻之?”

朱福苦笑道:“小姐知道上回在醉一台找你麻烦的苏州一霸吴老虎吧?现如今被东记聘走了。谁敢找东记的麻烦,这吴老虎就带人把麻烦找回来。小姐,怎么会突然有个东记和朱府对着干?咱们不是拼不过,但是打一仗时间上拖着不说,利也会薄很多。两年就赚不了那么多银子了。”

不弃一直瞒着他们没有说东方炻的事情。此时再也不敢瞒下去,低声说:“那家人。”

包括朱八太爷在内,几位总管,海伯小虾都呆了。

那个神秘人家提前两年就出现了。不仅如此,还摆出不让朱府赚够银子还债的架式。

朱八太爷颧然坐在椅子上,良久下定决心道:“卖吧。把所有的田产祖业全卖了!留两亩薄田一栋草屋就行了。小九可以讨饭,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享了一辈子福……”

“不用!你不要面子,我要。府里还有三十住姨奶奶,有那么多靠着朱府吃饭的下人。我有办法!”不弃亮出了明媚的笑容。

所有人都被她眼中的光芒所吸引,哪怕是暂时的麻痹自己,也愿意相信她。

这时下人来报:“有位东方公子前来拜访老爷!

东方炻居然敢上门来?他想干什么?


在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