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莫负寒夏 > 第120章 结局

第120章 结局

武警说的医院,就在附近的乡镇上。此时夜色已深,雨也渐小。木寒夏跳下武警的车,就往里冲去。

医院里人不多,沿途有医生看到她,一惊,问:“挂号了没?你要去哪里?”木寒夏答:“我不看病!我来找人!”

“可是你……”

到了急诊部,木寒夏粗粗看了一圈,没找到人,问护士:“去苗寨的路上、出车祸的人,男的,叫林莫臣,在哪里?”

护士想了想答:“你说的是那两个见义勇为的人吧?在里头包扎呢。”手往走廊尽头的诊室一指。

木寒夏一愣,转身跑去。

隔着几步远,就见诊室的门虚掩着。一个男人坐在灯下,手臂上缠着绷带,不是林莫臣是谁?孙志站在他对面,脸上贴着块纱布,一只手上打着石膏。

木寒夏整颗心仿佛从高处骤然落下,浑身也一下子脱力,一时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今天真是死里逃生。”孙志说,“老子这辈子没信过命,今天信了。”

林莫臣的眼睛里浮现一点笑意,说不清是什么意味的笑。

木寒夏望着他的样子,眼泪又冒了出来。刚想走近,却又听孙志道:“要不是你突然让我停车,去帮那一家人脱险,我们的车继续往前开,现在就在悬崖下了。”

木寒夏怔住。

而林莫臣静默不语。

他也想起当时的情况。

雨如豆粒,噼啪作响。隔着模糊的车窗,他望着那一家人的脸色。是什么触动了他的心,说不清。然后在经过岔路口的一刹那,他开口:“停车。我们下去帮忙。”

当时孙志虽然意外,还是把车停在通往苗寨的那条路路边。

两人刚帮那家人把车推出泥泞,一切就在这时发生了。

另一侧的半边公路,突然塌陷下去,掉落悬崖。包括他们的车。

人若还在车上,后果不堪设想。而他们,最后只是被山上滚落的泥石,砸出些皮肉伤而已。

……

“当时为什么,突然让我停下?”孙志问。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心中有疑惑。

林莫臣看着他答:“当时忽然想起,寒夏曾经对别人说过的一句话。她说:人做美好的事,就一定会有美好的回报。”

屋内外的木寒夏和孙志,同时一愣。

“我想要她平安无事。”林莫臣说,“我们顺顺利利结婚,生活下去。”

他说得那样平静,平静得好像一颗石子无声没入水里。可木寒夏的眼泪却掉了下来。她推开门,泪水模糊了视线。两个男人同时抬头看向她。

孙志吃惊出声:“你……我马上去叫医生。”跑了出去。

木寒夏走到他的跟前,看见了他那双幽深如湖泊的眼睛。她伸手抱住了他。林莫臣一时只有单臂能用,将她紧紧扣在怀里。

“怎么弄成这样?”他问。

“没事……没事……”木寒夏摇头,笑着掉眼泪。只是抱着他,不松手。要怎么对他诉说,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呢?在那一刹那,她想起了那么多。

想起多少年前的初遇,他在摇曳的路灯下,轻笑着对她说:“你如果走了,我就讹在你身上。”想起他也曾口口声声,冷漠果断,说:“我们都不是彼此的良配。”想起他在雨中,抱着她站在山坡上,说:“很早以前,我就想要你。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爱情。”

也想起他背对着她,拥抱着薛柠的冷硬背影。想起回国那一日,他隔着电梯门,满目阴霾地说:“Summer,我要的,是将来。”想起他后来抱着她说:“我想将你私藏,只为我一人所有。”

……

他可知道,这个女人的前半生,最感动的事,是他这样一个男人,曾经抱着她说:“我爱你。以后我每次都推门,推开门,让你看到我。”

后来,她丢失了这份感动。

现在,她最感动的是,听到他说:“她说人做美好的事,就会有美好的回报。我想要她平安无事,我们顺顺利利结婚,生活下去。”

……

她只是睁着泪目不言语。而他低头看着她,却像跟曾经每一次一样,隔着泪水,透过瞳仁,看清了她的心。他突然就低下头,那受伤疼痛的手臂也不管了,将她用力抱紧,吻了下去。两人吻得同样急促,同样激烈。你可知那是我压抑多年的心?你可知那是我找寻多年的,那一颗心?

“我爱你……”她哭着说。

“我爱你。”他重复,在她耳边一遍遍地说,“永远爱你。”

孙志刚领医生走到门口,隔着半掩的门,就停了步。夜那么黑,灯光那么柔和。那两个人浑身都是伤,却抱得很紧。没人能进入他们的世界了,没有人了。这世间有太多令人动容,令人心疼的爱情。而他们最令人动容之处,是最后依然要在一起。

他们要在一起。

——

半个月后。

霖市已经入秋了,天气湿凉温和。木寒夏今天醒得有点晚了,睁眼时天已大亮。她有些懊恼,刚想起身,那人却已从背后抱紧了她,令她动弹不了。

“放手。”她说。

他的嗓音低沉温软:“再睡会儿。”

“那你也不要从后面抱着我睡。”她说,“这样睡着不舒服。”

他不放手,淡道:“我喜欢从后面……抱你。”

言语间的停顿,却令木寒夏瞬间脸热。早知道的,其实她从几年前就知道的,这男人在外面有多老辣倨傲,在亲热时,就有多黏人。

就像一壶清酒,慢慢地将她灌醉。每一天的时光,再酿成新的、只有他俩品得来的酒。其实她也早知道,两人有太多默契。他们是那么像的,她像他,却又不肯完全似他。所以他会在夜里在她耳边低语,说她是他的女神,也说她是他的私宠。他有千般甜言蜜语,却只说与她一人知晓。

又缠绵了好一阵子,两人才起身。这别墅很大,两人住着空空荡荡。但他不在意,她也不在意。他洗漱完换了衣服,就坐在花园里看报纸,等她做早餐。木寒夏把前一晚煲好的粥端出来,又煎了两个鸡蛋,热了牛奶。两人坐在一起,慢慢地吃。吃完之后,靠在一起晒太阳。过了一会儿,林莫臣又把她抱到怀里去。虽然还是各干各的事,他看报纸,她看手机。但他喜欢她靠在怀里的窝心感,而她并不抗拒,她是喜欢的。

今天还有事情安排。两人度过了一小段安静时光,就准备出门。

林莫臣一边在镜前打领带,一边问:“陆樟送了套别墅给你?”

木寒夏没想到他的消息这么快,本来她还打算今天告诉他的。她点头:“是的。不过我不会收,太昂贵了,一定会退给他。但是……他不肯。”

林莫臣“呵”了一声说:“我们的结婚礼物,一套别墅也不算昂贵。他如果死活不肯收回,就别勉强。捐出去就是。”

木寒夏无奈地没出声。想起昨天陆樟在电话里说的:曾经说过,要带你看北京城最美的风景。听说你要领证结婚了,这套别墅景色不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当是……徒弟给你的嫁妆。

可是陆樟的这一番心意,遇到滴水不漏的林莫臣,注定是要枉付了。

两人都不再提这件事,因为都知道对方一定会处理好。

“可穿戴电子设备的事,陆樟推进得不错。”木寒夏又说,“下个星期,就要再次盛大上市了。媒体已经都通知好了,各种准备都很到位。”

“嗯。”

木寒夏拉住他的手:“回头帮我再把把关,看看整个计划还有没有问题,可不可以?”

他反手抱住她:“这是求我帮忙?”

“嗯……求你。”

他笑了,低头咬她的唇:“你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我也为你去摘。还问什么可不可以?”

——

领证的过程很快。填表、交钱、拍照、交钱。及至两人手上各拿一本红通通的小证,走出民政局时,木寒夏还有点恍惚。

坐进他新购的那辆卡宴车里,木寒夏打开证件,又看了看。刚才拍照时,摄影师要他俩都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其实她还是很少看见林莫臣笑得这么开,白色衬衣,浓黑短发,清隽如昔的脸。只是那沉黑的眼里,今日满是笑意。而她好像还是老样子,那么开怀地笑着。

阳光从树枝透下来,照在她的手上。还没看几秒钟,一只手就从旁边伸过来,将她的结婚证拿走。木寒夏看着他仔细端详了几眼,然后揣进了西装口袋里。

“还给我啊。”她说,“你自己有一本。”

他发动车子,说:“交给我保管。”

木寒夏笑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的嘴角也浮现笑意,说:“以后别想我还了。反正你也用不上。”

木寒夏说:“那如果我们吵架,伤了感情呢?”

“那也不还。”

“那你要是今后对不住我呢?”

他静了一下,说:“大可放心,我怎么可能再对不住我自己?”

过了一会儿,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两人无声亲吻着彼此,任车流在旁边,来了又去。

回到别墅时,阳光正好。两人牵着手,徐徐地走。远远却望见,家中花园里有人影,还有小孩子的欢笑声。有人并肩而立,正在朝他们挥手。

木寒夏怔忪,林莫臣揽上她的肩,微笑说:“是我的妹妹林浅一家。他们应该是从国外旅行回来了。忙不迭来看你。”

木寒夏忽然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他们俩还没在一块,好像是在酒店楼下,林莫臣有一次非常笃定地对她说:“以后,你和我妹妹见面的机会会很多。”那时她还不明所以,却没想到,他也有说错的时候,直到这么多年后,她才第一次见到他的家人了。

她无声地握紧他的手,林莫臣侧目望着她。她想什么,他不用问,好像总是知道的。

“寒夏,我也想有个孩子。”他说。

她的泪水忽然涌了出来,答:“好啊。”

……

……

你终于回来,在我还没孤独终老的时候。

天不再远,地不再黑。

我记得你缤纷如光的笑,记得你在梦中牵引我的双手。

我得到过,我失去过。我痛哭过,我痴笑过。

你是我人生最纠缠的枝桠,我怎么能放弃不求了?

多谢你终于回来了。

从此不负春秋与寒夏,

不惧离别与牵挂。

是你陪我终老了。

——《莫负寒夏》正文完——

在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