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要凤清死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要凤清死

入夜渐微凉,满地银霜。

内阁首辅的府邸,段恒恭敬立于书房,据实陈述今日朝堂上各方动向。

“据老臣所知,北冥渊有意削掉凤清兵权,此事凤炎已经收买到虎骑营帐下李林,相信很快就会有所动作。”

“知道凤炎给北冥渊卖命这么多年,为何还只是个礼部侍郎吗?”阴柔的声音幽幽响起,萧文俊单足撑着木椅,手臂在微屈的膝盖上自然垂落,另一只脚踏在地上,身体随意朝椅背方向靠了靠,点绛朱唇,似笑非笑。

看上去,心情很好。

“凤炎到底是镇南侯府的人,倘若身居要职他朝倒戈,得不偿失。”段恒谨慎思考之后,应道。

萧文俊抬起头,冷冷一笑,“疑者不用,用者不疑,北冥渊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那是为何?”段恒不解。

“因为凤炎,蠢。”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段恒总觉今晚的萧文俊看起来有些不同,那抹胭脂色的薄唇似乎噙着笑,又似乎不那么明显。

这时萧文俊又道,“当日孙荷香指使赵氏诬陷楚玥与李林有染,公堂之上,李林当众宣称自己有隐疾不能生子,案子才算完。”

“老臣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

“孙荷香无端将李林卷到案子里还将其逼到那种不堪地步,换作你,这人还能用了么。”萧文俊落下支在木椅上的腿,整个身子朝桌边懒散靠过去,以手搥腮,看向段恒。

“太子的意思是,李林不

会真心帮凤炎?”段恒恍然,“可他收了不少银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也要看是个什么样的鬼。”萧文俊微侧眸瞄了眼窗外,已过酉时,之前分开时他答应要陪容祁赏月。

正值十五,圆月当如盘。

段恒有些猜不透萧文俊的想法,不敢妄言。

“李林靠不住,你想办法帮他一帮……”想到万千光辉照耀下那抹倾华绝世的容颜,萧文俊唇角笑意不自禁的深了几分。

看过一只狐狸笑吗?

此时此刻,段恒看到了。

“太子是希望凤清获罪?”段恒弯着腰,小心翼翼问道。

萧文俊依旧在笑,但薄唇间勾起的弧度却突然让人感觉不到半分笑意,狭长凤眼微微眯起,“我要,凤清死。”

有胆量算计他,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凤天歌反客为主使得自己由主动选择北冥渊或是她,变成被迫只能选择她。

无论如何他都要扳回一局。

那么凤清死,就是凤天歌该付的代价。

“这事……只怕难办……”段恒犹豫。

萧文俊手指不知何时把玩上腰间的羊脂暖玉,眼色却是阴沉,“凤清私下祭奠大齐那位一字并肩王,不知这个罪名,能不能让他死一死。”

“百里绝?”段恒微怔,“老臣记得,百里绝私通大楚被齐景帝亲自下旨凌迟,死后无坟无墓,凤清怎么会?”

“自百里绝死的当年,凤清每年祭日都会通过一条密道至其葬身的乱葬岗祭拜,从无断过

。”萧文俊又望了望窗外,“百里绝是大逆,凤清只要跟他扯上半点关系,北冥渊就有足够的理由砍他脑袋。”

“老臣会查。”段恒心领神会。

萧文俊欲起身时,忽似想到什么,“此事你带着凤炎。”

段恒又愣,“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提拔凤炎,你知道的,本世子最喜欢看兄弟相争手足相残的戏码了。”就快到月最圆的时候,他得赶去陪容祁。

段恒拱手,再抬头时,那抹冰蓝色的身影已然不在。

看着半敞的窗棂,段恒略有诧异。

以往萧文俊离开从不会留下痕迹,今晚这是着急了?

为什么?因为谁?

比起凤清,段恒最在乎的,是萧文俊的生死!

他讨厌,特别讨厌这种被人支配的感觉……

皇城,镇南侯府。

自从二房搬走之后,二房原本住的西院就跟着空出来,管家得凤清的意思将西院重新收拾装潢,留给凤钧。

凤钧与凤炎不同,他回皇城是为吊唁守灵,所以只是暂住,与分家无关自然也不会招至话柄。

适夜,凤钧在书房里挑灯夜读时,忽听到敲门声。

待他音落,房门自外开启,一身素白长衣的少女怀抱两本典籍浅步而至,步履轻盈,足不染尘。

“天歌拜见三叔。”来者,凤天歌。

凤钧惊诧,眼前少女是凤天歌?

这与他印象中的侄女大不一样!

没有胎迹,亦没有于人前时沉默寡言甚至胆怯之态,尤其自其身上散出来的气

质,淡然恬静又有几分轩昂之意。

他这侄女,竟像是换了一个人。

凤天歌若知凤钧所想,倒也赞同他的想法,只有一样。

纵银面,那份沉默寡言,也并不是因为胆怯。

“天歌?坐。”凤钧搁下手里兵书,“多年不见,长大了。”

凤钧作为长辈又对前事不甚了解,是以对凤天歌没有回来给老夫人送灵这件事并没有耿耿于怀,甚至没想过要提,“楚太后的事,节哀。”

单凭这句话,凤天歌对凤钧的印象便是极好。

前世她鲜少听银面提起过这位镇南侯府的三房,唯一一次好像是说凤钧离开的时候她还小,所以回忆里已经记不清凤钧的样子。

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度大又不显粗犷的身材,肌肤与大多数武将一般呈现小麦色,剑眉英挺斜飞,黑目炯炯有神又透着一股凌厉跟锋锐。

“多谢三叔关心。”

凤天歌紧接着将怀抱典籍以双手恭敬呈到凤钧面前,“天歌知三叔喜看兵书典籍,这两本兵书多半记载的是边陲防御跟山峦之地排兵布阵的内容,三叔闲时可以随意翻翻。”

凤钧闻声垂眸,拿起兵书时眼中透出惊喜。

“《五略》跟《鬼谷心经》?”凤钧何止喜看兵书,简直成痴,加上驻守在孤山那种地势严峻的地方,便一直对记载这种地势的兵书尤爱。

他早知《五略》跟《战经》,但因这两本书十分稀缺,所以这些年他都无缘得见。

“虽然写下这两本兵书者并不是很有名的将军,但天歌以为书中所介绍的兵法跟所绘布阵图若是针对山峦连绵的月恒之地,则很实用。”凤天歌淡声道。

“的确,我找它们很久了!”凤钧毫不掩饰眼中那份惊喜。

“三叔喜欢就好。”凤天歌浅笑之后,神色转淡,“祖母的事,三叔节哀。”

忽然听到凤天歌提起,凤钧握着兵书的手微微一顿。

他抬头,想了片刻,“三叔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我知道,亲们一定是忘了百里绝是谁……

在线 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