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丧心病狂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丧心病狂

营帐内,凤清才坐便见自己女儿走进来,当下命李林出去沏茶。

与之前不同,凤天歌入帐时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是沉香。

沉香安神,只怕是这段时间凤清思虑过甚,非沉香不能静心。

“坐。”凤清指向对面木椅,面色凝重。

凤天歌直抒来意,“今日朝堂户部侍郎翟栋提到父亲早年克扣军饷一事,虽然没有激起水花,可也算是在众朝臣心里打下烙印,这是北冥渊一贯作派,他怕是要朝父亲下手了。”

“为父前日让李林与你二叔接触过。”言外之意,这是凤清抛出的一个信号。

凤天歌略安,又有些迟疑,“父亲想好了?”

“营中无二帅,我相信把你留在虎骑营定会比为父更合适,你的本事,为父信得过。”凤清但凡想好,才会行事。

“需要天歌做的,父亲尽管说。”凤天歌肃声问道。

凤清摇头,“自小到大我都没为你做过什么事,此番为父即便被他们‘坑’出虎骑营,也定会拉你二叔出局。”

凤天歌未语,凤清又道,“正好你来,为父还有一件事想与你商量。”

“父亲请讲。”凤天歌正色道。

“皇城四处皆有驻军,驻军最多的龙魂营自不必提,秦淳那个老东西不会放手,虎骑营在你手里,北面玄机营主帅是颍川王的旧部,故无招揽可能,唯剩南面的雀羽营,雀羽营主帅墨白是平辽侯君牧旧部,此人性格就跟他的名字

一样,黑白分明,脾气倔的很,也因此北冥渊多次想要招揽他都失败……”

凤天歌静默聆听,凤清分析的这些,她都清楚。

“为父的想法是,把你三叔留在皇城,去处便是雀羽营。”凤清道出关键。

“这是三叔的意思?”凤天歌扬眉。

凤清否定,“是为父的意思,为父希望在我离开军营之后,能给你留下一个帮手。”

“三叔知道……”

“不知道,你的身份为父不会告诉任何人。”凤清紧接着又道,“不管怎样,先把你三叔留下来,他可靠。”

凤天歌点头,“女儿今晚回府。”

的确,自凤钧回来后她一直没能抽出时间回府见一面,除了客观因素,主观上她也是想多观察一段时间。

此番既是凤清信得过,她即下手。

离开主营帐,凤天歌叫来谢如萱,问及苏狐。

谢如萱的回答是,好几天都没在营里看到了,不过听项晏说好像是在府上养着,那次被崩的不轻。

凤天歌表示,没丢就行……

四海商盟,一楼最里面的厢房。

自那日扒开马甲报出本尊之后,庄礼就一直被温慈关在这间屋子里,一日三餐,吃喝不差,就是不许出去。

这会儿温慈进来送午膳,三菜一汤,都是从醉仙楼那边刚出锅就给端来的。

四海商盟有自己的厨子,庄礼吃不惯。

“小慈,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上你能不能放我走?”庄礼每顿饭之前的开场白,就是这个。

温慈

搁下食盒,饭菜备齐,摇摇头,“不能。”

“我真不明白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再不把我放出去萧文俊就要逆天了!”庄礼被下了软骨散,这会儿除了说话,也就只剩下吃饭拿筷子的力气。

看着庄礼那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温慈表示把你放出去萧文俊才真要逆天,“你花多少银子把脸整成这样的?”

毫不夸张说,温慈前脚出门后脚就能忘了这张脸,每次进来都得重新认识一下。

“说出来吓死你!”庄礼特别傲娇的抬起头,“你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

“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这种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南越王给你钱叫你去训练铁策军,你扭头就把钱给周氏送去,说说你咋想的?”

“吾皇缺军队吗!”

“缺。”温慈觉得作为一个光杆皇帝,南越王如果突然拥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铁策奇军,估计这会儿做梦都能笑醒。

“我没有让你回答!而且本公子说的是萧文俊还披着羊皮的时候!”

“要不要点儿脸!你自己多大岁数了自己不知道?还装公子,你咋不装婴儿呢!”

“温慈!”

“你继续,继续。”

“知道吾皇为什么拿周氏没办法?归根结底是因为没有钱,每年国库五分之四税收靠的都是周氏旗下的产业,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温慈没回答。

“我问你呢!”庄礼瞪眼。

“我打死你!”温慈最终没打死庄礼,因为庄礼很

快转入正题。

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庄礼毅然决然乔装到周氏那里把钱投进去。

“我拿周氏给我赚的钱去对付周氏,知道这叫什么吗?”庄礼自鸣得意道。

“不知道。”温慈摇头。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智不智慧?佩不佩服?”

瞧着庄礼那股嘚瑟劲儿,温慈呵呵了,“你就没想过周氏根本就知道你是谁,才会让你赚那么多钱的?”

“不可能!好几千万!”庄礼提到数字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温慈则是一副瞧你那没见过大钱的样子嗤之以鼻,“大傻子!你那点钱在周氏眼里毛毛雨都算不上,周氏骗你的,她就是想用钱麻痹你,目的是断南越王的退路!”

终于,庄礼不说话了。

事实如此,容不得他强词夺理,“如果当初本公子能拿那笔银子训练出一支铁策军,至少能先把吾皇救出来。”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温慈不以为然,收了碗筷。

“是啊,说什么都迟了,谁能想到看着无毒无害的萧文俊竟会是个畜牲,你都不知道他畜牲到什么程度,他居然从十年前就开始谋划算计吾皇跟周老板,南越官商这十年来之所以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萧文俊从这里面没少干不是人的事儿!”

提到萧文俊,庄礼气的牙痒痒,“这次如果不是吾皇在最后关头发现问题,那死在鬼坡林的岂止周氏一人!”

温慈感慨,“萧文俊用十年时间下

了这么大一盘棋,骗过我们所有人,那份隐忍跟坚持绝非常人可比。”

“是啊,单是修炼御尸术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你我能承受得起的。”意识到自己立场有问题,庄礼猛抬头看向温慈。

温慈刚好也在看他,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了四个字。

丧心病狂……

在线 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