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放开容兄

第四百四十九章 放开容兄

这种事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出来炫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萧文俊确是畜牲无疑。

这样的畜牲,他会真心爱谁!

“说句实在的,天歌若把人给你,世子拿到玉玺之后,我还有什么用?”凤天歌挑眉,问的十分直白。

萧文俊收敛心绪,“你想如何?”

“我想北冥渊的百草堂,在鱼市消失。”凤天歌淡声开口,神色如常。

萧文俊脸色却不是很好看,至少不如初时自在,“好,好一场算计,北冥狄在宫里才与北冥渊示好,你这里便要萧某对付北冥渊,你们不觉得自己太卑鄙了吗?”

“本来就是死对头,我算计他有什么错。”

凤天歌私以为卑鄙两个字从萧文俊嘴里说出来,不太合适,“而且,北冥渊拒绝世子,世子不该还以颜色吗?”

当然不该!

萧文俊从来没想过真正帮北冥渊亦或凤天歌,他要的是平衡双方势力,以内斗消耗七国之首的大齐。

“你这样,不怕北冥渊出尔反尔,再与萧某合作?”萧文俊狭长凤目,微微眯起。

凤天歌浅淡勾唇,“北冥渊不想当皇帝了?世子不想当皇帝了?”

于北冥渊,齐景帝的赞许远比鱼市百草堂重要,于萧文俊,万事俱备,只欠玉玺。

于凤天歌自己,千万不能让庄礼落在萧文俊手里,千万千万不能!

“呵,看来今日凤大姑娘是一定要带走玉婵了?”明明闲散的语气,却

透着让人心冷的寒意,被凤天歌摆了一刀的萧文俊,不是很开心。

“算是世子的一点诚意,毕竟我们都是做大事的人。”凤天歌一定要带玉婵走。

萧文俊点头,朝窗外吩咐一声,之后视线回落在凤天歌身上,“萧某未料,大齐竟又出了个与独孤艳一般段数的女子。”

“世子谬赞,天歌实不能及独孤元帅。”凤天歌谦虚道。

“不,你更甚她,独孤艳着眼大局,看的是天下,而凤大姑娘你看的是人心,出发点不同,结果自然不同。”

萧文俊又道,“凤大姑娘知道独孤艳错在哪里吗?”

凤天歌摇头,“愿闻其详。”

“视野跟胸襟该由地位决定,独孤艳她差了一步,为君者胸怀天下无可厚非,为臣者,当时刻思臣,你该知道,萧某所谓的思君,是什么意思。”

凤天歌知道,思君何时死,取而代之。

“独孤元帅只是错识北冥渊。”凤天歌觉得萧文俊的总结,过于偏激。

“所以她错识人心,尤其是一个为君者的人心。”萧文俊眼中那份惋惜,竟是真的。

这时,厅门开启,玉婵已然被人带进来。

“萧某很高兴,可以与凤大姑娘合作。”

玉婵没有被绑,进门时见凤天歌便是一惊。

凤天歌则起身走到玉婵身边,转尔看向萧文俊,“合作愉快。”

然。

就在凤天歌拉起玉婵刹那,分明看到她覆着轻纱的左臂上,有一条若隐若显的黑线。

“萧世

子,这是什么意思?”

凤天歌寒声质疑时,玉婵竟也刚刚发现那道线……

玄武大街尽头,卫子默飞纵冲向萧文俊府邸时,突然有人出现,拦住去路。

“你是谁?”看着眼前男子,卫子默右手叩于腰间玉带紫石,猛抽银霄。

“我家世子说,他有办法帮你毫发无损救出玉婵姑娘。”男子音落之后,转入深巷。

卫子默犹豫片刻,跟了上去……

世子府,正厅。

气氛浓重阴深,面对凤天歌质问,萧文俊只微微一笑,“没什么,给自己一点保障而已。”

“我不接受,希望世子可以将这条线祛除。”凤天歌从雷伊身上看到过这条线,知其厉害。

萧文俊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尽,狭长凤眼微微眯起,“凤大姑娘可知,上一次跟萧某谈条件的人,现在在哪儿?”

“毫不关心。”凤天歌冷声道。

这话叫萧文俊怎么接?

他原本是想吓唬吓唬凤天歌的。

“凤天歌,萧某今日能答应与你合作,已经是破天荒的事。”萧文俊愠声开口,脸上露出些许不悦,“除了与你合作我并不是没路可走,鱼死,网未必会破。”

凤天歌当然知道萧文俊还有选择,只是那条路过于铤而走险。

“凤大姑娘,我没事,我们……走吧。”玉婵怕这一刻不走,下一刻自家世子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只是可能,很小很小的可能。

“让玉婵离开,是萧某做出的最大让步,如果凤大姑娘不

满意便将人留下,自便。”萧文俊声音寒凉,无一丝回旋余地。

凤天歌权衡利弊,只得先带玉婵回去,余下事再作筹谋。

就在凤天歌拉着玉婵转身一刻,外面突然有管家跑进来,“启禀太子,卫子默来了!”

厅内,三人皆惊。

“萧文俊,你滚出来!”

听到声音一刻,玉婵最先跑出厅门,紧接着是凤天歌。

萧文俊也很好奇,卫子默到底凭什么单枪匹马过来救人,以他的本事当知自己今非昔比。

但可是,卫子默不是单枪匹马。

他带了一个人。

看到眼前场景,凤天歌一时接受无能。

是谁把卫子默从金翠楼放出来的?他又为什么拿剑抵着容祁!

“歌儿,救我……”银霄横亘于颈,容祁被卫子默推在身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凤天歌。

未及凤天歌开口,萧文俊倏然自其身边掠过,落地时目色寒凉,戾气满溢,“放开容兄。”

“萧兄……”容祁抬手想要推开横在自己脖颈间的银霄,不成想手指刚捏到银霄刹那,光闪!

指腹一痛,容祁猛闭上眼,哇哇大叫,“萧兄救命!”

“卫子默,你找死!”看到容祁指腹渗出血珠,萧文俊双目骤凛,眼尾处的黑线向上延伸至鬓角,唇殷红。

“一命换一命,你交出玉婵,我便放了容祁。”卫子默抬手,银霄剑刃蓦地贴上容祁脖颈,迫使容祁抬起下颚。

“世子!”玉婵落泪,激动跑向卫子默。

再伤容兄半分,我必让你们所有人,生不如死。”难以言喻的寒蛰气息自萧文俊身上散溢出来,连凤天歌都抵受不住那股寒意,暗中戒备。

-------------------

今天一更,想砸死我的等我回来啊,太远我怕亲们砸不到……

在线读书: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