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章 寿终正寝的梦想

第四百四十章 寿终正寝的梦想

近几日市井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有两件事,卫子默的失踪跟玉婵的浪当。

这两件事比齐景帝醒过来,更让他们兴奋跟热衷。

“你们说他们有没有可能私奔了?”玄武大街路边的茶馆里,喝茶的汉子吐口茶梗,起了个头儿。

“我呸!那种下贱女人白给我都不要,卫世子能瞧得上她?”

“白给我要啊!卫子世长的不赖可惜是个残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要来何用!”

“你倒是肩能扛手能提,也要那玉婵瞧得上你才算。”

“他凭什么瞧不上老子,她自己又是个什么货色!”

“……”

金翠楼内,胭脂浅步过去将窗棂阖紧,转身时,分明看到玉婵眸间闪出忧色。

“别听他们嚼舌根,都是些整天无所事事的闲懒人。”

“胭脂,我担心世子出事了。”玉婵就在皇城,那些传闻跟消息她岂会不知。

胭脂行至桌边,提壶倒了杯茶推过去,“别自己吓自己,不是亲眼看到的事,都不能作数。”

“我回过世子府,世子真的不在……他们一定抓了世子……他们到底是谁?”玉婵有些激动,焦虑不安。

“说起来,我倒差人帮你打听过,不知卫世子之前是不是得罪过南越的萧文俊?”胭脂狐疑问道。

玉婵摇头,片刻后点头,“算是得罪过。”

“那就对了。”胭脂似有深意道。

“你是说……这些事都是萧文俊弄出来的?可我家世子只是关了他几天

,从未亏着他!”玉婵惊讶不已。

“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那日台上演戏的两个人拿的是萧文俊府上一个下人的银子,想必没有主子授意,单是下人也不敢闹这么大事儿。”胭脂肃声开口。

“难道是萧文俊抓了我家世子?”玉婵紧握茶杯,满目慌张。

“萧文俊有那样的本事么,我看你还是安下心来再等等。”胭脂转了转手里茶杯,“卫世子在皇城里可有朋友,又或者你可以去找他的朋友帮忙。”

“有,只是……”

玉婵想到的人是凤天歌,只是她不想找,而且她相信如果自家世子真的出事,凤天歌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她找则显得多余。

“为难就算了,我会再帮你打听。”胭脂知道凤天歌正在满世界找玉婵,她问便是确定玉婵会不会主动暴露。

“谢谢你。”玉婵感激。

“又跟我客气。”胭脂犹豫了一下,“玉婵,你我相识之事……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毕竟我的出身……”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放心!”玉婵抬头,无比坚定道。

胭脂对这样的回答,很满意。

待玉婵离开,丁丁颇为不解。

她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要在玉婵面前提到萧文俊,以玉婵的性子,很有可能会去找萧文俊。

胭脂的回答是,既然凤天歌不想玉婵落到萧文俊手里,那她必然要反其道而行。

“小姐就不怕萧文俊……杀了玉婵?”丁丁忧心不已。

“玉婵

落在萧文俊手里,有两个结果。”

胭脂端起茶杯,抿了抿,“一是死,玉婵死在萧文俊手里那是因为凤天歌扣着卫子默不让他救,耽误了最佳时机,二是成为引卫子默上钩的诱饵,萧文俊何等厉害,杀卫子默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前者,玉婵死,卫子默恨凤天歌,后者卫子默死,玉婵会恨凤天歌。

“玉婵为什么会恨凤天歌?”丁丁不解。

“既然扣着就该扣到底,如果凤天歌不把卫子默放出来,他又怎么会死。”胭脂十分耐心解释道。

“这么说的话,凤天歌要真的不放怎么办?”

“人在金翠楼,凤天歌不放,卫子默就不会出去了么……”

夜深人静,明月皎皎。

四海商盟二楼,容祁把温慈揪到自己身边,就问他一个问题。

庄礼还能不能找到了?能不能!

能能能,一定能,温慈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说不能,他可能就活不到寿终正寝了。

得到肯定答案后,容祁松开温慈衣领,十分细致拉平,“温老啊,用用心,好不好?你再不把庄礼找到,你家盟主我,可能就活不到寿终正寝了。”

温慈后脑滴汗,如此看来,活到死当真是每个人的梦想。

“老奴定会尽心尽力。”温慈对于自家盟主画风突变这个,还是很不能接受,于是把衣领稍稍往外拽了拽,退后两步保持安全距离。

容祁定定看着温慈,温慈也定定看着容祁。

“盟

主……还有事?”

“本世子正想问你,你还有事吗?”容祁微挑眉,态度异常温柔。

“老奴没有。”

温慈据实回答的下一秒,某世子再一次突转画风,“那你还不快去找!是不是想我死!你们是不是想我死很久了!”

容祁疯了。

温慈掉头离开时,只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

“雷伊!”雅间里,容祁想把雷伊叫下来问话,忽想到雷伊没跟来。

虽然没有亲自验证过,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倘若萧文俊真凭着那条追引线找到四海商盟,天就塌了。

想到萧文俊,容祁再次失控,双手不停挠桌面,不停不停挠……

夜里,凤府。

所谓凤府,便是凤炎搬出镇南侯府之后的宅院,简单修葺完毕,改作凤府。

虽然说这座府邸与镇南侯府不能比,但也十分的宽阔气派,五尺院墙绿柳周垂,内有抄手游廊,山石点缀,甬路相衔,后园一个偌大水池,池中有荷,亭亭玉立。

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府邸实乃北冥渊出的银子。

书房内,灯火微亮。

凤炎无声坐在桌案前,被他握在手里的书卷半个时辰没被翻过一页。

房门吱呦响起,凤炎抬头,眼中闪出期待,“李林那边有消息了?”

进来的是孙荷香,“不是李林,臣妾见老爷晚膳吃的不多,特意炖了碗鸽子汤给老爷端过来。”

凤炎烦躁扔了书卷,也没看那碗被孙氏搁在桌上的鸽子汤,“这次的事如若办

不成,老夫在太子那边就难交代了。”

“老爷且放宽心,未必就不成,李林不也没拒绝么。”孙荷香将汤水舀在小碗里,端到凤炎面前,“老爷别急,这事儿还得慢慢来。”

在 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