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有一壶酒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有一壶酒

凤天歌回到延禧殿,已过丑时。

睡意全无,她便拎了壶酒,独自坐在院中梨树旁边的石凳上。

梨花散尽,偌大一株梨树枝叶繁茂。

风起,树叶沙沙的声音打破了这座寂冷宫殿的宁静。

石台前,凤天歌拔了壶塞,狠灌一口。

叶芷惜没说错,她嗜酒。

尤喜烈酒。

彼时她麾下众将最喜欢吟唱的一首诗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非常清楚。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沙场烽火月,马革裹尸还。

没上过战场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处充满杀戮跟残忍的地方,硝烟伴着鲜血,那些昨夜还与你共饮的兄弟们下一秒就那么眼睁睁从你面前倒下去。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化为乌有。

没有酒,没有那份烈性,如何能坚持下去!

凤天歌一口紧接着一口,眼泪急涌,她还没来得及与楚太后畅饮,没来得及让她以自己为傲!

殿门处,一抹白色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视线之内,凤天歌惨淡抿唇。

又是容祁。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辈子对他过于苛刻,这辈子自己最狼狈最无助最难堪的时候,总能被他撞见。

今晚的容祁,似乎很不一样。

他没说话,只提着一壶酒无声坐到对面,灌了一口。

见他如此,凤天歌也跟着一起。

从丑时到卯时,两个人就这般无声共饮,直到天亮……

凤钧回来了。

在老夫人出殡的前一日,她最小的儿子快马加鞭赶回了镇南侯府。

门外,身着孝服的凤钧翻身下马,急冲进来。

凤钧已过始立之年,墨发盘于头顶,剑眉英挺斜飞,黑目细长,蕴着难以形容的锐利,紧抿的唇薄削如刃。

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又不显粗犷的身材,凤钧就像是暗夜里的雄鹰,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此刻看到灵堂,凤钧顿时红了眼眶,阔步过去扑通跪倒,“娘!钧儿来迟了!”

灵堂内,料准凤钧今日能回的凤炎早早便跪在那里,连带孙荷香跟凤雪瑶,一个都没少。

眼见凤钧悲声恸哭,凤炎强挤出两滴眼泪起身,“三弟,别太伤心……回来就好。”

凤炎声音悲凄,又似带着些许埋怨。

“呜呜……三叔你怎么才回来呀!如果你能早回来祖母或许就不用死了!”

跪在旁侧的凤雪瑶眼泪急飙,倒是旁边的孙荷香狠狠拉她一下,“别胡说!”

“谁胡说了?本来就是!祖母她……呜呜……”凤雪瑶哽咽开口,泣不成声。

堂前,磕过三个响头的凤钧起身时,红着眼眶看向凤炎,“二哥,到底怎么回事?”

凤炎一副难开口的样子,摇头,“别问了。”

“还不是因为凤天歌!她诬陷祖母给她下毒,逼的祖母不堪受辱自缢!凤天歌太阴险也太狠毒了……呜呜……”凤雪瑶恨声低吼,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哗啦往下流。

“天歌?”凤钧微皱眉,印象中他只见过这位侄女几面,还是在凤天歌

小的时候。

但这些年在月恒,他也没少打听镇南侯府的情况,近一年的时间,凤天歌的名字时常会在他耳边被提起。

不管是文府第一武院头筹,还是武盟得胜,他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便会对自己的这个侄女多几分好奇。

“瑶儿,你少说几句。”凤炎见凤钧没开口,故意呵斥。

“我又没说错什么!祖母待瑶儿那样好,我若因为害怕凤天歌连话都不敢说,祖母泉下有知得多难过!”

凤雪瑶抹泪,“七日灵期凤天歌可来守过半个时辰,她就只顾着宫里的楚太后,根本没把祖母,没把镇南侯府放在眼里!”

凤钧抬头,“她没来守灵?”

“是我不让天歌守的,楚太后薨逝,天歌自当守在宫里头,君先臣后,而且楚太后膝下也就只有天歌在皇宫,于情于理,她都该过去。”

灵堂外,凤清缓步而入,“二弟身为朝廷命官,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凤炎脸红,转眸瞪了眼凤雪瑶。

“那她也是害死祖母的凶手……”凤雪瑶低下头,小声嚅道。

凤清未再理二房父女,视线落向凤钧,“你跟我来。”

见凤清走出灵堂,凤钧自是遵从。

待二人离开,凤炎目色渐深……

皇城内,某处民宅。

苏狐才从武院后山逃回来就直接被媚娘用白绸裹成了蚕宝宝。

“媚姨我错了!”地上,苏狐弓身蹭了好半天才蹭到媚娘脚下,“我真的知道错了,媚姨

饶命!”

媚娘怒极反笑,“少主可千万别这样说,我怎么敢要你的命?少主若能高抬贵手放我一命,我就已经烧高香了!”

“媚姨……你笑起来的样子,好可怕……”苏狐撅着嘴,怯怯道。

“可怕?你苏大少主还知道怕?”

媚娘美眸圆睁,音调陡升,一只脚狠狠踏在苏狐身上,“我之前是怎么告诉你的?我是怎么求你的!”

苏狐也很委屈,“你说不许把我的血能解毒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

“你是怎么做的!”媚娘咬牙切齿,又可劲儿在苏狐身上踩两脚。

“疼……”苏狐龇牙,“我也没只告诉一个人,当时有八个人在场!”

“你给我闭嘴!不要解释也不用解释了!车就在外面,即刻马上给我回圣域!”媚娘忽然揪紧手里白绸,抬腿拉着苏狐拖死狗一样朝外走。

“不要!我不回去!媚姨我求你了,凤天歌才死了皇祖母正伤心难过的时候,我如果走了她怎么办!”眼见自己就要被媚娘拽出去,苏狐急中生智,双腿狠狠踹在门槛上。

真的,媚娘也在气头上。

否则她定然不会因为用力过猛,而把苏狐一双腿给拽折……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凤天歌如何也没想到,在她还没有从楚太后薨逝的悲伤中缓过来,另一则噩耗接踵而至。

南越周氏,惨死鬼坡林。

毫无预料,毫无征兆。

即便在皇宫看到萧文俊的时候,凤天歌也没想到会

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如果不是卫子默找她,她根本不知道萧文俊原来是个畜牲。

-------------------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问,萧文俊是谁……

在线阅读 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