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章 周歧死

第四百二十章 周歧死

忽地,洛羽猛然发现周歧后背的玄袍有异常,“不对……不对!他中毒了!击他心俞穴!”

洛羽这般一嚷,裴卿跟屈平也都了然,“心俞!只要击中心俞!他定会中‘平沙落雁’而亡!”

的确,周歧在与四人交战急退时,玄袍贴身,心俞穴的位置隐隐有突出。

这说明周歧有着重保护那处穴位。

而行医之人到洛羽他们这种级别的皆知,但凡大乘者中毒,他们会将所有肃毒逼至一处无关痛痒的穴位里,再慢慢拔除。

洛羽虽然只是猜测,但这是最大可能,也是最后希望!

然而,明明已知周歧弱处,奋力挥剑的四人却根本无法近身。

几十年没痛快杀人的周歧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诛心以恐怖速度疯狂震动,黑色剑气凝成实质,于他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茧!

黑茧外面,无数黑色剑丝疯狂跳窜。

这些黑色剑丝根本不需要碰到对手,只要对方剑气稍弱,剑丝便会趁虚而入,以剑气入毒。

还是那句话,周歧的毒,无解。

碧海潮生!

容祁挥出剑势,碧色剑身上源源不断腾起的剑意仿若湖水倒倾,冲天而起。

剑势落,黑色大茧稍稍倾斜!

几乎同时,孟臻跟楚太后刚柔相济,雀展龙飞。

公孙佩亦不断挥斩天诛,无数剑光嗤嗤击向黑茧!

黑色大茧被数道剑气劈斩,迸出数以万计的亮白火花。

“你们,都该死—”

巨茧内,周歧猩红双眼突然黑如墨

潭!

“糟糕!快闪—”

感受到巨茧突然涌起的狂躁杀意,容祁急速倒退之际,连带着将他旁边的裴卿跟屈平也给拽走了。

对面,公孙佩亦拉着焦仲跟洛羽。

巨茧欲爆!

孟臻握紧楚太后的手,猛然倒退。

就在这一刻,楚太后却突然推开孟臻,“对不起,师兄!”

楚太后明白,再僵持下去大家都得一起死。

她亦清楚,周歧爆巨茧的一刻必是他内力最薄弱的时候。

而她,本来就是想与周歧同归于尽的。

“师妹!”孟臻倒退速度极快,此刻便是想停都做不到。

果然!

黑色巨茧突然爆裂,无数剑丝犹如万千天魔杀气腾腾,疯狂游窜。

眼看剑丝如毒蛇缠绕过来,楚太后却丝毫无惧,拼尽最后一分内力,挥斩龙雀!

嗤嗤嗤嗤—

剧毒剑气沾身即入,楚太后毅然决然,无往不复。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

就在龙雀剑尖直抵在周歧胸口刹那,诛心回斩!

‘当’的一声震响。

龙雀断!

周歧面目狰狞,暴戾跃起狠踢中楚太后胸口。

‘砰—’

闷响声短促如雷,楚太后的身体仿佛断线风筝倒飞出去,淋淋细雨间的夜空,骤然绽放出一簇黑色血雾!

不远处,将将止住身形的孟臻仿佛全身血液从头到脚一瞬间凝固!

他想飞冲过去接住自己的小师妹,双腿却突然软下去跪在地上。

“韵儿……韵儿!”

孟臻翻了几个跟头,狼狈爬起来冲过去,终将楚太后抱在怀

里……

“皇祖母!”凤天歌疾驰而来,却眼睁睁看着楚太后被周歧一脚震飞。

她疯了,拔剑出鞘。

斩风悲鸣,毫无剑招,只靠纯粹内力轰然劈向周歧。

凤天歌这一剑太过霸道,连带着周身地面的碎石一并溅射飞起,狠砸过去!

周歧冷嗤,陡然转身,无比迅猛挥斩诛心。

剑势疾出,黑色剑气犹如鬼焰吞噬而去!

‘轰—’

斩风与诛心在半空相撞,气浪翻滚,爆裂声震痛耳膜!

一声厉吼自凤天歌喉咙处迸出,斩风瞬间暴出强势。

就在这一刻!

周歧只觉背心陡寒,他缓缓低下头,碧阙已至心俞穴贯穿出左胸,鲜血狂溢!

“不可能……”

周歧震骇之际,斩风生生切断诛心,直刺入周歧心脏,“去死吧—”

前有凤天歌的斩风,后有容祁的碧阙,周歧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境,身体不断颤抖。

“你去死—”

下一秒,凤天歌狂啸跃起,双脚朝周歧胸口连踹数脚。

肺腑剧痛,周歧毫无反抗之力连连倒退,倒地一刻,斩风再次被凤天歌狠狠插在他胸口位置!

‘噗—’

黑血喷溅,在碧阙刺入心俞穴的一刻,他便中了‘平沙落雁’。

凤天歌哪里再看周歧,纵身奔向楚太后。

此时,楚太后已至弥留。

“皇祖母!天歌来了!”看着被孟臻抱在怀里的楚太后,凤天歌泪如雨下,心痛如锥。

“韵儿,你孙女来了,你便不在乎师兄,也要为你孙女

再坚强一点!听到没有!”孟臻自抱住楚太后一刻,便玩了命朝其体内注入真气,他不能让这个女人死,哪怕赔上他自己!

“天歌……”楚太后缓缓伸手,握住凤天歌,“你这傻孩子,谁叫你来的……”

“皇祖母!皇祖母你坚持住!”

凤天歌几乎同时反拉住楚太后的手,拼命注入内力,“皇祖母,你留给我的布阵图,孙女都看了,我破玄襄阵!”

“是啊……哀家就知道,我的孙女厉害着呢……说说看,怎么破的?”楚太后唇角不断涌出黑血,笑容依旧慈祥。

“以天禽星为守,天蓬六庚为攻,击坎、艮、震、守离、坤、兑……皇祖母……”凤天歌发现自己的内力再也推不进去,悲声恸哭。

“不哭……孩子,皇祖母真的很欣慰,那周歧是杀你祖父的凶手,而今死你手里,哀家真的……很开心。”

“为什么不告诉我……皇祖母你为什么不早告诉天歌!”凤天歌紧紧握住楚太后,她拼尽力气,却如何也无法再把内力渡过去。

这时的凤天歌,无助的像个孩子,除了流泪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这样的无助感又太过熟悉,刺痛了她心底最深处的那份柔软。

她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凤天歌身侧,容祁沉默不语。

无人知道,那张金色面具下,早已泪崩。

反倒是苏狐,见楚太后嘴角流的是黑血,二话没说直接以指划过手腕,“快喝我的

血,我的血能解毒!”

凤天歌抬头,泪水模糊了视线。

“是真的!”苏狐急的,直接把手腕置于楚太后唇边。

“你这孩子倒是有趣……”楚太后笑了,“哀家不是中毒,你若真想救,便替哀家救救四医,是哀家连累他们了……”

在 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