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37章-血鸽报信

第2837章-血鸽报信

魏伯似是觉得呵一句不算过瘾,不等方狱有所回话,继而讥诮道“方大人,我杀你亲爹的时候,你会在一旁冷眼旁观吗?”

轻歌“……”

没想到,论毒,还是魏伯的嘴毒。

方狱沉了沉眸,倒是不怒,斗篷之下,眼底有阴鸷之光骤闪。

寻无泪与魏伯争论时吃了好大的亏,再者,他的实力不会是魏伯的对手,故而一言不发。

两方僵持时,方狱走至神王一旁,问“神王,你可能掣肘南雪落与魏将军?”

神王摇头“魏伯有妖王剑,那剑上还有一丝长生之神的气息,破我神王之手,只需一瞬。我只能掣肘一人,我不会动阿落的,她是我的妻子,夜轻歌的命你们也舍不得杀,纵然我独自一人掣肘了魏伯,势必是生死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而我没有自信战胜魏伯。”

显然,神王是惜命的,拒绝了方狱的请求。

方狱看了眼立在当前的魏伯,若有所思。

魏伯的实力之强,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而且,最为厉害的还是那一把妖王剑,发挥出来的力量,叫神王等人忌惮。

方狱退回营地,踱步来去,以拳抵唇,低头思考了颇久。

侍女李青莲跟在左右,良久,问道“大人可有应对之策?”

方狱掀起帐帘,抬头看了看熠熠生辉的狗笼。

“不怕,自有九界来收拾他们。”方狱说道。

只要九界来人,他们就能摧毁dōng zhōu,活擒东帝。

血鸽已通报讯息,九界高层亦是震怒,想必不需要多久,九界便会派人前来捉拿魏伯和映月杀手们。

方狱现在要做的,唯有等待。唯有失去了最大的威胁,他有着万全的把握,才会再次进攻。

而轻歌亦不能反击,她明白,方狱掌控着宗府,代神主而来,即便她现在有几分胜算,若是fǎn gōng,神主一来,情势便会再次逆转。

如今两方僵持不下,胜算难说。

方狱在等,等九界的来人。

轻歌在等,等蓝尾的贿赂。

若是贿赂成功,就没有九界和寻无泪什么事了,而且也能暂时解决掉九辞的危机。

轻歌的做法,都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而非一时之气。

两相博弈,不仅仅是兵来兵往,还有心理战术。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谁胜谁败。

……

死亡领域的诸人,有了短暂的时间来缓一口气。

九姑娘、阿娇等人纷纷拿着丹药过来,为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

柳烟儿、夜倾城等人,都已遍体鳞伤。

最惨的莫过于雄霸天,躺在地上一直不能动。

南雪落抱起了雄霸天,朝里面走去。

雄霸天倒吸一口冷气,泪眼汪汪,可怜兮兮,嘤嘤嘤“公子,好疼,轻点。”

南雪落的脸愈发之黑,转头看向了轻歌,似是在问,轻歌怎么有个白痴徒儿?

轻歌耸了耸肩,无奈地摊开了双手,她收徒的时候也没发现,雄霸天如此白痴啊。

哦,发现了……

只是不那么明显罢。

四星、瓦罗一战时,雄霸天率领父老乡亲前来攻四星,两军对峙,城门前后,气势紧张。

怎知这大皇子雄霸天,跪在城门前,说了一声大师姐好。

轻歌干咳了一声,拿出了这些日子闲余时间炼制出的丹药,用得都是千族之上的顶级药材,恢复力惊人。

雄霸天躺在床榻上,阿娇正在为他接有些脱了的骨头。

南雪落沉吟稍许,起身欲离。

“公子,我怕。”雄霸天说。

南雪落眼神微暗,终是坐在了旁侧,即便是冷着一张脸。

“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南雪落冷声问。

“怕死。”雄霸天老老实实地说,说完后,雄霸天目光闪烁,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道“公子说娶我,是认真的吗?”

南雪落额上落下一排黑线,忽然有些后悔了是怎么回事?天知道她为何会说出那样的话?

一想到往后余生,两个‘大男人’没羞没臊的过日子,南雪落的咽喉便有些干涩。

“啊啊啊!疼,好疼!”雄霸天疼的眼泪飞溅,嗷嗷大叫。

南雪落听得脑袋似要bào zhà,面色愈发黑了。

这个白痴!

“乖了,不疼。”南雪落想到雄霸天不要命飞扑过来的一幕,叹一口气,握住了雄霸天的手,温柔安慰道。

阿娇用心治疗,都不敢抬头去看,许是觉得有些辣眼睛罢。

“公子,我要亲亲才行。”雄霸天委屈地说道。

南雪落勃然大怒,这厮怎还得寸进尺?

后脚来到屋子里的轻歌,脚丫子凝滞在半空,默默地缩回去,往后退了,飞也似的离开。

雄霸天不要脸,她还要脸。

“听话,不要胡闹。”南雪落道。

雄霸天的眼泪说来就来。

他与神王,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男人。

雄霸天的泪水,像是一束光,撕裂了南雪落心底的阴暗,撞击着柔软的一处。

沉吟片刻,南雪落俯身朝下,轻咬雄霸天的耳垂。

动作那般温柔缱绻,宛如电流,窜过雄霸天的全身。

耳边响起了南雪落轻柔的声音“再不听话,把你剁了喂狗。”

嗷,公子真凶。

雄霸天飘飘欲仙,脸颊通红。

阿娇“……”

她是来治病的,还是来遭受折磨摧残的?

给雄霸天包扎伤口留下丹药后,阿娇只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跟兔子似得飞掠出去。、

屋内,只剩下雄霸天、南雪落二人,南雪落坐在床沿,背对着雄霸天。

俱是无语,沉默颇久。

“疼吗?”南雪落背对着雄霸天,问。

“疼,可疼了。”雄霸天伤心到变形,眼泪说流就流。

南雪落叹了口气,回头看向雄霸天,擦去雄霸天的眼泪“不准哭。”

“好。”雄霸天憋着眼泪。

“你真要嫁给我?”南雪落问“你可知,我是个男人,你我之间,要面对世俗的眼光;你不害怕你父王失望的眼神吗?这一生,我们可能都没有孩子。而且,我们不能与寻常夫妻一样同房,若你是我的人,既然你活活憋死,我也绝不允许你去找外面的妖艳贱货。这些问题,你可想过?”12 在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