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36章-将军,请起!

第2836章-将军,请起!

映月杀手们的对话,并未刻意压低嗓音,反而格外嘹亮,恨不得所有人都听个一清二楚。

寻无泪扭曲的面颊在这一瞬间,骤然黑了下去,宛似锅底一般,铁青万分,难看无比。

寻无泪怒视数千杀手,咬牙切齿,恨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怒的火焰熊熊而烧。

方狱亦有几分怒气,更多得却是嗤笑,这些映月杀手的反应,的确超乎意料。

谁也没想到,早早服软的映月杀手,竟然临阵倒戈。

寻无泪这个九界钦点的映月楼主,倒像个笑话暴露在‘qīng tiān bái rì’。

寻无泪怒极过后,脸上浮现了一丝狰狞阴霾的笑。

轻歌轻抬手“都起来吧。”

映月杀手齐齐起身。

这些杀手,都是些亡命之徒。

在很早以前,九辞行走在各个位面,寻找那些无父无母无所依靠的人。

九辞在世人面前,凶残暴戾,喜怒无常,却把最好的家,给了这些人。

他们对九辞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若要叛离,甘愿一死。

所谓听信寻无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

如今圣女归来,这堂堂映月楼,怎由得他寻无泪来指点江山?

轻歌亦明白杀手们对映月楼的感情,在这一刻,轻歌甚至有所欣慰。

哥哥对映月楼的付出,是值得的。

魏伯、南雪落等人皆是诧异,最后都笑出了声,这等局面的反转,倒是出人意料。

轻歌仰头看了看天,一夜的纠缠,已快见天明,遥远的东方,绽放了璀璨绚丽的暗红圣光。

夜的黑将被黎明之剑撕破,即将到来的会是和平与安详。

轻歌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那一笑,没有以往的青涩稚嫩,冰冷无情,只有春日般的温暖。

“杀了他们,东帝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杀死!”寻无泪低声怒喝“妖域魏将军,无视九界法规,在诸神天域发起战争,该诛!映月楼所有杀手,枉顾九界下达的命令,与东帝同流合污,该杀,该诛九族!”

寻无泪抬起了右手,胳膊肘上出现了刺眼夺目的红光,一只血鸽从中出现。

寻无泪在血鸽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便见血鸽扑闪着翅膀,以光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九界血鸽,以光速传递消息,不出一刻,九界就会得到消息。

轻歌微抿着唇,冷眼望着寻无泪,暗暗思忖,蓝尾是否去贿赂九界了?

又是否能贿赂成功?

若是贿赂成功的话,魏伯出事,是否可以再贿赂一手?

毕竟,她可是坐拥矿山的女人,这元晶矿脉,可比金矿还要值钱。

若天底下大多数的事情,都能用金钱来解决,便能减去许多麻烦。

古龙残魂得知轻歌脑海里的想法后,面色愈发的黑了。

是他的错觉吗?

怎么觉得挖到元晶矿后,这个少女膨胀了?

不多时,东方破晓的刹那,暗红的光中,出现一点血芒。

血芒如风,愈发之近,仔细看去,是去而复返的血鸽。

血鸽立在寻无泪的胳膊肘上,里面传来宛如雷霆般震怒的嗓音“大胆贼寇,敢犯九界,无视天地法规,还不速速派人去擒罪人。妖域魏将军,诸神天域映月楼杀手,统统有罪,罪不可恕!”

轻歌微凝双眸,四肢稍稍发寒。

一股冷气,从脚底直涌上天灵盖。

“王妃。”耳边响起了魏伯慈和的声音。

轻歌微红着眼,转头望向魏伯“魏伯莫怕,我会护着你。”

“傻孩子。”魏伯笑了“当我出手的那一瞬间,我便知道我的结局,往后余生,怕是都要在牢狱度过。与其牢狱之灾,倒不如我自行了解,在临死之前,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护好我姬王命中最爱的王妃。王妃啊,这万年来,姬王吃了太多的苦,他不是会被儿女情长束缚的人,他爱你,超出了他的生命。我的生命。尽头将至,无法等到你们成亲的那一日,是我终生的遗憾,但我相信,那一日,不会太久,相爱的俩个人,不会辜负以往遭受的苦难。王妃,你是个好孩子,亦会是个好王妃。”

魏伯难得与轻歌说这些话,许是看到了自己的结局,已经主动把一条腿放进了棺材里。

轻歌微微张了张嘴,却是发现,一个声都发不出。

魏伯陡然把妖王剑插在地上,单膝而跪“末将愿把生命奉献给王妃,愿我王妃,平安无忧!”

轻歌终是忍不住,一滴热泪淌过脸颊,似是带起了灼热的感觉。

“将军,请起!”

轻歌心怀敬畏,郑重地扶起魏伯。

好似,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老者,而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将军。

听到轻歌言简意赅心情沉重的四个字,魏伯和蔼慈祥的笑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魏伯持妖王剑,站在最前方“欲踏dōng zhōu土地,欲杀我东帝,便从本将的尸体上踩过去。”

年纪虽大,气势不减当年。

寻无泪眯起眼睛看了魏伯许久,放声大笑“魏伯,你可真是老糊涂了,为一个小丫头片子而死,值得吗?你若现在跟着本王,本王保证,九界不会动你,甚至会给你个一官半职。”

魏伯冷笑“寻王,跟着你,都不如跟着街边的一条狗。你何德何能, 怎配指点我王妃?一介残躯,还想翻云覆雨,啧,寻王,你这可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本将已年迈,对付你,只需一剑。寻无泪,你可敢出来与本将一战?让你十招,依旧能痛打落水狗。”

轻歌听得此话,默默称赞。

果真,这姜还是老的辣。

魏伯的话,字字句句,全都朝寻无泪的痛处戳去。

轻歌只以为魏伯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却不知嘴毒起来,亦能要人命。

“不知好歹的老东西。”寻无泪冷笑。

“魏将军,此乃我天域人族之战,你乃妖域将军,贸然插手,是否于理不合?”方狱轻声道。

“你们杀我姬王爱人,本将不插手,难道要给你们鼓掌喝彩吗?方大人,你的脑子是被狗吃了吗?”

魏伯冷喝。

寥寥数语,俱是争锋相对,遥遥可见,当年魏大将军,亦是个火气暴躁的。 在 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