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30章-一日为师,终生是爹爹

第2830章-一日为师,终生是爹爹

四道天雷阵法巨象,俱在一刀轰然间完全破碎,被碾压至齑粉。

阵法内外,无数目光皆汇聚于她身。

南雪落不再走向神王,身体僵住,诧异地回头看向轻歌。

她深知那阵法之厉害,亦知轻歌不过是个小小的星辰境修炼者,又是如何一刀碾碎阵法的呢?

然而,看到巨象破碎时,南雪落的眼中有两行清泪流出。

她竟不知,走向神王的每一步,都犹如踩在刀尖上。

每一刀都能贯穿脚掌,直到心脏千疮百孔。

她望着轻歌,流泪而笑。

万年的偏执,终于得到了救赎,她庆幸她找到了灵魂的自由,和余生的精彩。

雄霸天吸了吸鼻子,躺在轻歌旁侧的地上一动不动,脊椎骨微微碎裂,脏腑亦受到挤压。

雄霸天哭唧唧:“师父,他们欺负公子。”

“有为师在,不怕呢。”轻歌哭笑不得,这几个徒儿,真的是没一个省心的。

轻歌此时甚至有一种冲动,把雄霸天的名字改了好了,叫什么雄温柔,多贴合人设不是?

……

阵法外,正在等待着南雪落到来的神王,见此情景,双手下意识攥紧拳头,猛地用力,咬牙切齿。

就差几步,南雪落就是他的了。

不……

南雪落始终是他的妻子,只要他一日未休妻!

神王紧抿着唇,眼神阴鸷地望向轻歌,目光里的杀意毫不遮掩。

轻歌转眸,毫不怯弱与之对视,笑如春风,恣意自由。

这数年的时光里,轻歌遇见了太多的人,她佩服用情至深,她亦无奈偏执极端,却厌恶神王这一类失去才知珍稀的人。神王爱南雪落吗?不,不爱的,只是他无法接受南雪落的离去罢。

深爱着一个人,是绝对不会让那人受苦疼痛的。

南雪落所有的灾难,都来自于神王,神王怎配在南雪落面前说爱?

她亦佩服南雪落这般洒脱,绝望过后,彻底崩断感情。

正在氛围冷凝时,有一列队伍从远处而来,仔细看去,那些身穿盔甲的壮汉,用牢固的马车拖着一个巨大无比,金光闪闪的囚笼而来。囚笼锁头处,以银色雕镂出一个面目狰狞的狗头。

器宗打造的狗笼。

护送狗笼来dōng zhōu夜神宫的,正是方狱的手下李青莲。

“夜姑娘,这是我送给你的大礼。”方狱笑道。

“狗笼?”寻无泪笑了:“美丽的姑娘,高高在上的帝王,沦为狗一样的阶下囚,那等凄美之景,让人甚是心动呢。”

李青莲的队伍到了身旁,盔甲壮汉们把狗笼搬运下来, 累得气喘吁吁,满身大汗。

“方大人,此笼已打造完毕,器宗宗主请你过目,并且为此笼取名。”李青莲单膝跪下,双手拱起,低声道。

方狱侧目看了眼狗笼,灵机一动,斗篷里传来了稍带阴沉的声音:“此笼,便叫做东国狗笼吧。”

啪啪啪。

寻无泪双手轻拍,发出清脆的声音,妖孽而笑后道:“方大人取名之能,寻某人佩服。东国狗笼,好,极好,便意味着,东国之人,上至东帝,下至东蛮夷,于天域五洲而言,都是野狗般的存在。”

“知我者,寻阁下是也。”方大人笑道。

如今,他与寻无泪的利益完全一致。

曾经二人之间似有隔阂,都想要得到轻歌,便互相提防戒备。方狱自从得知阎碧瞳还活着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要的只是阎碧瞳,至于夜轻歌,寻无泪想如何处置都行,只要留下一条命他日威胁东帝。

方狱机关算尽,打得一手好算盘,将天地四方运筹于股掌之间。

他的野心完全暴露,高等位面的诸神天域,五洲四部,已经填满不了他贪婪的心了。

方狱和寻无泪的谈话肆无忌惮,并未刻意压低,那等羞辱的话语,听在dōng zhōu子民和夜神宫人耳中,异常的难听。

神王一怒之下,加强了阵法之力,被轻歌一刀斩灭的四道天雷巨象,竟是以肉眼可见速度死灰复燃。

四象重生,势如破竹,高歌前进,其气势之磅礴,实力之凶猛,比适才还要强大。

巨象之中,蕴含着古老而神秘的力量。神王无比震怒,竟把体内大部分的力量,全都灌入阵法之中。

今日,神王别无他求,只要一个南雪落。

南雪落擦去了眼尾的泪,走至了轻歌身旁,拍了拍女子的肩:“敢把后背交给我吗?”

一个战士,最危险的地方,便是背后。

轻歌回眸一笑,横刀而立:“我相信,我的背后,一定是安全的。”

“好。”

南雪落笑了,转而背对着轻歌。

“南阁下,不考虑考虑小天?”轻歌再问,她真是操了老母亲的心,危机时分,想得还是自家徒儿的婚事,真是见了鬼。

雄霸天感激地看了眼轻歌,恨不得嘤嘤嘤,师父真的是太好了。

一日为师,终生是爹爹,就为轻歌这一句话,雄霸天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雄霸天重重点了点脑袋,随即眼巴巴看向南雪落,就差没哭着咬帕子,再娇滴滴来一声‘公子’了。

南雪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有些不想承认,自己对这么个男人动心了……

诶。

时也命也。

“乖乖等我娶你。”南雪落道。

雄霸天的双眼,骤亮一缕光。

似永远得不到救赎行走于黑暗的魂灵,遇见了灼热的青阳,且无怨无悔,向死而生。

神王听到二人的对话,额头青筋暴起,眼眶通红充血。

“阿落,你莫要忘了,只要本王不休妻,你始终是我的妻子。”神王阴恻恻道。

王府家主王运河才稳住身形,从自家儿子断袖的消息里缓过神来,听到神王这般说,王运河再度昏死了过去。

天山宗主扶着昏过去的王运河,低声道:“刺激,真是刺激,原来令郎还有个乳名叫阿落,你这老狐狸,真是藏得深,为了权势地位,竟让自家儿子做出这种事。”显然,天山宗主误会了,以为王运河这是利用儿子诱敌深入,再勾引神王,借此扶摇直上。

天山宗主开始琢磨自家儿子,论皮囊才情,不输王轻鸿,此计是否可行? 在线 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