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29章-阿落,跟我走

第2829章-阿落,跟我走

嫁给他吗?

那一刻,南雪落忘记了此时的痛苦。

她还记得,那一年新婚时,她的雀跃羞怯。

她要为人妻了,她已经想好,往后的余生如何相夫教子。

她害怕成亲的坟墓,怕自己永远的死在里面。

南雪落眼中的泪,滴落在雄霸天的脸颊。

雄霸天想为南雪落拭去眼泪,可他受了重伤,无法动弹。

“公子……”雄霸天低声轻喊,语气里有些不自信了。

“不嫁。”南雪落道。

雄霸天委屈巴拉,片刻,南雪落说:“我娶你,如何?”

雄霸天的双眼陡然瞪大,兴奋地望着南雪落:“公子放心,我一定会把嫁妆备好的。”

南雪落的面色微微发黑,似乎都能想到来日雄霸天带着十只猪来,说是嫁妆。

那侧,四象天雷阵外,神王面色漠然,冷冷地看着如此一幕。

想象中温柔的阿落并没有出现,他的阿落,要成为另一个男人的手中宝了。

神王的心,撕裂般的疼,像是失去了灵魂,骨肉血液被人残忍分离。

“杀了他!”神王下令,操控四象和电刃,全部脱离南雪落,猛冲向雄霸天。

电刃与四象距离雄霸天很近,并未要雄霸天的命,神王负手而立,冷眼望着南雪落:“阿落,跟我走,我放他一命。”

“不要,公子不要……”雄霸天用尽力气大喊,以至于剧烈咳嗽,甚至咳出了血液。

雄霸天的命已在神王的掌控之中了。

雄霸天情愿死在黄泉,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南雪落在神王面前妥协。

生死之间,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感情,怎舍得忍痛割爱?

雄霸天只恨自己实力太低,无法保护公子。

是的,他爱上了一个男人,并且无可自拔。

只是一个吻的事,从此,深陷。

南雪落是聪明狠绝的人,若在以往,她绝不会去管雄霸天的死活。

然而看着倒在地上疯狂摇头异常痛苦的雄霸天,南雪落犹豫了。

至少,她不愿看着雄霸天死在自己面前。

南雪落垂下了双手,风雪剑在指缝里散成了雪花,消失于风中。

神王太了解南雪落了,直到这一刻,神王才明白他有多懂南雪落,他知道,南雪落一定会缴械投降。

神王冷嗤而笑,眼神轻蔑不屑地看了看雄霸天,一个无能者,不配称之为男人。

神王嘲讽的目光,叫雄霸天无地自容。

他没有神王的圣贤名,亦没有强大的实力,甚至出了事,他只能躲在公子身后。

原来,身为弱者,是一件这么卑微的事。

“公子……求你……不要……”雄霸天卑微的哀求,泪流不止,湿了双耳和两鬓。

南雪落低着头,纵是遍体鳞伤,依旧傲然的站着。

“白痴,什么不要,命都不要了吗?”南雪落瞪着雄霸天低声咒骂。

蓦地,南雪落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在雄霸天的身体两侧,俯下身子,亲吻着雄霸天的唇部。

她的动作很轻,温柔的舔舐着雄霸天唇上的血迹,唇齿间有雪香和血腥的味道。

雄霸天脑子里一片空白,似有烟火绚丽,即便浑身疼痛,却是幸福美好的。

公子在轻薄他哦——

雄霸天脸颊越来越红,就连耳根子都是滚烫彻底的。

直到最后,雄霸天感到吃痛,南雪落用力啃咬他的唇,极为残暴。

南雪落猛然咬下去,将他的唇咬破,鲜血再度弥漫开来,雄霸天疼得都要哭了。

南雪落望着哭唧唧的雄霸天,本欲凶狠,眼神却是格外的温柔。

她低身凑在雄霸天的耳旁,说:“白痴,忘了我吧。”

她自私了,她不希望雄霸天忘了她,刻意咬破的唇,留下的一生痕迹,便是希望雄霸天永远想着她。

神王的面色已黑到极致,只觉得头顶绿到发光,寻无泪下意识看了眼神王的脑壳,总觉得神王差一顶绿帽子。

那侧,把‘犯人’押送过来的王府家主王运河和天山宗主,见到如此一幕,俱是目瞪口呆。

天山宗主道:“王家主,犬子这是在使用美人计吗?佩服佩服。”

王运河看着与雄霸天‘缠绵’的南雪落,双目怒瞪,气得两眼一黑,似要晕过去。

从后而来的王上道一把将父亲扶住,忧心不已,看见自家哥哥与他人亲吻后,王上道亦是傻眼了。

哥哥断袖是真的……

……

“阿落!不要得寸进尺!”神王再也看不下去了,双手微微挥动,四象和电刃往前威胁着南雪落。似乎,南雪落若是继而肆无忌惮,雄霸天的下场将会是死无葬身。

南雪落欲起身,雄霸天艰难地抬起手,紧抓住南雪落的手腕,似是忠犬般,可怜地望着南雪落,眸子里全是哀求之意。

“公子,我不怕死。”雄霸天说。

“一个怕疼的人,会不怕死吗?”南雪落摇摇头,吁出一口气,走向神王。

以往啊,她靠近神王时,是心花怒放,是雀跃的。

如今,每往前走的一步,都让她感到了格外的恶心。

南雪落抬头看向神王,扬起的脸满是血痕伤疤。

她笑了:“神王哥哥。”

神王一改方才的阴沉,欣喜若狂,却是故作镇定。

“你真恶心,让我想吐。”南雪落收起了脸上的笑,满面狠绝之意。

“当年圣佛神王,已沦落与猪狗之流为伍,神王,我最后悔的事,便是爱上你,义无反顾嫁给你,遭受万年的屈辱折磨。”南雪落大笑着朝前走去,洒脱癫狂。

便在南雪落即将走出四象阵法靠近神王时,四象天雷阵,竟在摇摇欲颤。

四道雷电之象,发出了痛苦的哀嚎,似是恐惧到了深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叫所有人为之一颤。

一刀凛然而下,将四道巨象劈砍开来。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风华绝代,美艳动人。

她立在雄霸天面前,刀扛于肩,转头看向南雪落:“阁下,当真不考虑考虑本帝的徒儿吗?”

“师父……”雄霸天激动的大哭。

“出息。”轻歌恨铁不成钢,轻瞥了眼雄霸天。

南阁下诧然,这丫头的实力,何至于这般强大?

那四道阵法巨象,说劈开就劈开? 在线阅读: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