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8年 02 大结局

第四部 2008年 02 大结局

梁思申愣了会儿,笑道:“看到一个十足的奸商说信念,才发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真高兴看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我越来越喜欢在中心工作,这儿有磁场。我也在看局势,觉得还没摊牌,但凭我多年做资本这一行的直觉,眼下不失为资本扩张的好时代。我们往后经常切磋。”

柳钧无法不想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里面,一定包括宋运辉。他很开心,又多一个人欣赏这样的品格,而不是取笑。说真的,若不是因为梁思申是宋运辉的太太,而他深刻地感觉到宋运辉也是个怀抱自主研发希望的人,他才不敢跟梁思申说起自己的信念,这年头一个大男人如此口头表白,会被人认作中年怪叔叔。

申华东不断告诉柳钧,他爸又跟谁谁会面了,又谈到什么了,看来趋势越来越明朗啦,等等。柳钧不得不想到官商勾结这四个字。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却有了相同的利益目标,又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可悲。

那位在小谢出逃之前亲自来视察敌情后才敢下单的大客户,算是浸淫制造行业多年的老前辈,前几年即使面对飞速膨胀的泡沫,也不愿移情做房地产,因为他热爱这个行业,最喜欢的娱乐是自己蹲到车间练一手锉刀功夫。而今却来电告诉柳钧,他准备抽出资金搞房地产去了。他好意提醒柳钧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几个月不要将他那边的可能需求量打进计划中,以免误事。他奉劝柳钧也要做好两手准备,这个冬天会很长很长,往下走可能是重复去年前年的经济结构不平衡,制造业会非常艰难,而且看上去坚持在制造业的人很保守很愚蠢。

柳钧心里有点物伤其类,原来有心外向的不止他一个。大约很多像他一样的人一忍再忍,终至忍无可忍了。

而事实也是逼着他非跟老前辈移情不可。老订单渐渐做完了,新订单却似稀有物种大熊猫,腾飞与腾达和整个工业区的大多数企业一样,在寒冬中瑟缩。形势越来越不容乐观,即便是他将高科技独门绝活降价再降价,也揽不到合适的生意。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市场忽然消失了。这个市场有关闭破产的,有骑墙观望的,也有失去信心抽资移情的,很少再听说有人热血沸腾地扩张。现在比两年前更没人敢投资制造业。

可是他却看到土地流转新政出台,进一步支持了地少人多之论,他看到国务院会议要求降低住房交易税,以优惠国民购房。有退税政策的调整,不过明显看得出侧重劳动密集型行业。政策,正一步步地走回头路。却很少看到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只肥了他这种有门路的。

可是他不能让企业倒闭啊。他想到钱宏明年初作出最后的挣扎,而非卷款潜逃国外去。他此时何尝不是挣扎。

挣扎时候,人真会恶向胆边生。

公司场地内即使最小的野草也被拔光了,密布公司墙头的爬山虎给梳理得整整齐齐,原本已经一尘不染的车间更加一尘不染,即使轮休,即使发动员工搞卫生,也依然解决不了开工率的大问题。轮休的政策无限期延长,柳钧能跟员工说的唯有“至少我们还活着”。他看到公司的人气日益凋敝。

终于,时髦名词“拐点”也降临这家不时髦的公司。第一名工人主动辞职了。这种时候,他辞退工人都得考虑一下人家出去还找不找得到饭碗,可人家却是主动辞职。柳钧看到平静得冷静的公司表面下,是人心对公司信任的动摇。

才刚迈进11月,公司开工率降到30%。研发中心也被迫降薪。

连财势雄厚的申家,三个月前在开工率降到30%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地大量裁员,他柳钧到底该怎么办。崔冰冰首次提出,不能再妇人之仁了。当断则断,要不然连累公司全军覆灭。

柳钧心理压力大到极点。而全公司的人则是看着他。回到家里,他又得和颜悦色地对付两个小姑娘。他知道崔冰冰身上工作压力也大,今年谁都有压力。家里的两个大人都是充气到透明的气球,彼此体谅着不产生摩擦,以免爆裂,彼此也体谅着不给对方百上加斤,男人女人都是人,都有承受的极限。唯有早上被闹钟叫醒时候,静静拥抱一会儿,给彼此打气。

可是柳钧总想找地方发泄,他这等年龄不可能再找教练打个鼻青脸肿,他怀抱冲击钻将公司绿化带中做装饰的大石块全部打个粉碎,一夜之间,彻底歼灭,好生消气。

11月的第一个周五,才刚下班,梁思申急匆匆打电话来约柳钧与崔冰冰去她家吃晚饭商量点儿事情。柳钧想她家反正地大物博,索性将两个孩子也领了去,可以与宋家的两个儿子一起玩。崔冰冰问有什么事,柳钧也不知道,怀疑是以前说的看到消息彼此通风,正好周末大家有空。

想不到宋运辉也在,两家人见面先坐下一起吃饭。可可很喜欢小妹妹淡淡,捏捏淡淡的脸,又转过去捏捏自家弟弟的脸,宣布重大发现,小女孩的脸更软。小碎花护着淡淡,不让可可再捏,拿起叉子暴力地将可可的手挡开。大人们让这帮小孩子自己闹,不予干涉。淡淡见到保姆分好吃的蒜蓉大虾,就强悍地抢了可可的一份,送给小碎花,毫不怯场。大人们看着都笑。

梁思申不卖关子,开门见山:“杨巡找到我,想把他的××房地产公司卖给我。这家公司几乎没开发房产,所以账目比较单纯。手头一块储备地,是住宅用地,在市区二类地段,规划建筑面积十五万平方米。这家公司别无长物,其实卖的就是这块地。但单纯卖地不如卖带着地的公司,卖公司的税比较合理。杨巡现在急需现钱,愿意压低价格给我,只要我给他全款。刚刚我跟他谈完,我打算买下,我看好地价升值,原因我们饭后分析。有关报表我也全部拿来,你们都是行家,我们饭后检查分析。因为这笔款子不小,我邀请你们加入。我记得小柳说起过投三千万买房子的事,你不妨有钱再多投入,我认为买地皮更直接高效。”

柳钧不懂行,但崔冰冰接触面广,一听就知道那块地在哪儿,知道这个收购涉及款项不下十亿,梁思申若拿得出十亿,却差三千万,以她的人脉,临时不会募集不到。因此,梁思申的邀请加入,其意图不言而喻。崔冰冰毫不犹豫地道:“非常感谢梁姐提携。这可是个十亿多的大项目。”崔冰冰及时给柳钧一个提点。

“不客气,如果这样,以后我们是合作伙伴。小崔是内行人,接下来的程序还得你多参与。你们总之回家自己盘算一下,有多少,参与多少。其余我从我外公的基金中支出。我可以保证你们不吃亏。”

柳钧此时全明白了,梁思申心里记着与他的聊天呢,他激动地道:“梁姐,谢谢你帮我挽救中心,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谢才好,你几乎是救了我的命。”

宋运辉笑道:“谢什么呢,研发中心是思申的饭碗,她救自己的饭碗而已。”

梁思申一本正经地道:“我们都是十足的奸商,不过偶尔得给自己粉刷一层信念啊理想啊之类形而上的东西,显得我们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在座的其他三个成年人都学过毛主席语录老三篇中的《纪念白求恩》,听着十足洋气的梁思申将语录活学活用,异常有喜感,全部大笑。四个孩子反而不明白了,看着大笑的爸爸妈妈们很是莫名其妙。

饭后,梁思申解释,她从亲朋好友那儿大致了解到政策趋势了,估计很快就会有最高政策出台。房地产会是重点之一,地方政府将获得尚方宝剑。这是政策面。另一方面是资本面。目前全世界都用果断降息来扩大流通,中国与其他国家有一个最大不同是,其他国家的银行绝大部分是私有,他们忌惮风险,会谨慎放款。但是中国的银行是国家的,只要国家有窗口指导,他们唯有配合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贷款。而且估计很快也有国家投资出台,数目不小,所以可以预见未来市面上不缺资金。扩大贷款加国家投资,完全可以填补民间谨慎投资造成的资金缺口。可在目前百业凋敝的情况下,这些钱可以投向哪儿才能获利,在出口市场的外需受国外金融危机影响而无法恢复,而内需已经刺激多年也无法兴旺,现在更别指望的前提下,巨额资金的流向几乎是不言而喻了。梁思申说,这是很老套的,格林斯潘以前用来救美国经济的套路,结果也有先例可循。有政策支持,又有资金支持,所以大家该做的就是跑在政策出台之前,将政策涉及的赶紧拿下,当一回秃鹫。

四个人当场拍板,明天周六不休息了,立刻行动,拿下杨巡嘴里被迫吐出来的肥肉。

鸡蛋挑骨头地审核报表,逐字逐句修订合同,没办法,因为四个人不信任杨巡,不相信报表的真实,不相信账目如报表那么简单,不相信账面上除了抵押贷款,没有其他私人借贷。大伙儿集思广益,制定一份排除性非常强的合同。

从宋家回来,天已经很晚,可柳钧与崔冰冰高兴得睡不着,将淡淡和小碎花送上床,两人戴着耳机赤着脚欢欢儿地跳了半天舞,压抑着嗓门又笑又叫。活了,这下是真的有活路了。

柳钧的困难暂时见底,可工厂的困难远未到头。短暂的快乐之后,面对社会上猜测这回危机将何时复苏,复苏是“L”形、“U”形,还是“V”形,柳钧则是最担心他的复苏是“W”形,因为他暂时看不到前路有多少起色,而他还需付多少个月的轮休工资,他还需继续打价格肉搏战,他还得投入研发中心。毕竟,他认为地方政府再拉楼市,应该也是起色有限吧,消费能力受限,再高也不会高哪儿去,他能从合作买房地产公司中获得的利润,不知够不够支持他坚持到制造行业的黎明。他,会不会像钱宏明那样,也在黎明之前倒下?

即使想着都心寒,柳钧还是得努力。努力寻找生意。

“四万亿”伴随“国十条”呼啦啦而来,果然不出梁思申所料。柳钧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好好研读了国十条,研读的目的是判断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但很多人也问,经济下滑成这样,四万亿怎么拿得出来?会不会只是一句口号,只是一个安抚人心的数字。申华东的爸爸申宝田冷然道:“简单,印钱。”观点众说纷纭,柳钧决定相信申宝田这个老法师。但是对于“国十条”的第一条,申宝田却更加冷然地反问:“谁出钱?”

相关行业针对四万亿很快做出反应,柳钧没有料错,工程机械方面首先有了动静。开始,市场部门接到询价电话了,开始,业务员的出访获得意向回复了。但是只听打雷不见下雨,全都还在观望,不敢轻易开工上马,以免在这种苦寒冬日里攒下要命的库存。

这个时候,活着的企业就显现出了优势。打电话有人接,来公司看得到机器在转,工人没被裁员,首先说明一种实力,说明不需要担心业务放出去后,传来对方忽然倒闭的消息。这个时候,谁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闪失影响利润。普遍心理是“稳”字当头。

只是四万亿还停留在纸上,具体投入到哪儿还只是宏图,因此业界都只能等待,密切关注四万亿的落实,老老实实配合四万亿的步调。等待是一种煎熬,不可知的等待更是一种痛苦,可前路漫漫,立项、报批、审核等等,都需要时间。别无选择,全都必须在下滑的开工率打压下继续等待。

今年,整个2008年,从闻所未闻的冻雨冰灾开始,天灾人祸接踵而至,一路严寒,冷到年底。

这一年,柳钧失去最好的朋友,却还晦气得在年底前出国洽商的时候撞见宿仇杨巡。更令人头痛的是杨巡见到他就阴魂不散地缠上了他,两人原来搭乘同一班去往美国的飞机。柳钧见杨巡丝毫没有离开他的意思,便清楚此人估计想利用他做一回全程翻译了,可真做得出来。他看看杨巡携带的两只巨大行李箱,不怀好意地问:“杨总该不是卷包潜逃吧。家当都带上了?”

“我逃?”杨巡反而一脸惊讶,“我为什么要逃到国外去。背几千万块钱跑美国买几间房子收租?还不如跳飞机来得痛快。我去美国看儿女老婆,他们快放假了,好多天,我这回总算有时间陪陪他们。我告诉你,人在青山在,只要公司不倒,所有债务都只是账面数字,哪家公司不是负债运行的?我又不是你同学,我有实业,都是响当当的实业,债主再不心甘情愿,这个时候也只能跟我绑一条船上,等我的实业活过来,他们更怕我。”

“既然如此,又何必卖房地产公司,目前看来那是最早生金蛋的鸡。”柳钧心里却嘀咕,老婆不是离了吗?

“没办法啊,周转资金没了,这种时候债主不追债,可也没钱再给我,卖别的未必找得到下家,只能割肉房地产。我卖掉房地产公司,去除各种费用,还能到手五六千万。我们做生意的,越苦的时候,手头越不能缺活钱,越苦的时候越需要烧香拜佛。尤其是年关将近,你可以其他时候手头没活钱,也断断不可以年底没有红包钱。你不是刚回国时候,你回国这么多年做下来,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你出国干吗去?”

“去谈一笔业务。一家集团整体裁掉一家分厂,打算把这家分厂的产品转移到劳动力低廉的地区来做。我跟他们过去存在业务联系,他们相信我有ODM的实力,故此邀请我过去商谈。”

“ODM是什么?”

“就是老美提供产品规格参数,我来设计和生产。这家的技术要求比较复杂,系列变化很快,一般公司难以接手。我顺便看看他们裁掉的分厂有没有可利用的二手设备。”

“噢,这倒是你的优势。”杨巡说话归说话,手上一点儿不含糊,抓过柳钧手中的资料,将登机牌换到一起,“一路无聊得很,坐一起有个照应。”

“你不坐商务舱?”

“省省啦,都穷人家出身,还没那么娇贵。我有朋友趁这时机到国外挖技术人才,这回老美失业不少人,据说这个时候挖华裔专业人才价格可以降不少。我有心趁长假挖几个。可又担心,要是挖来的人跟你刚回国时候一样傻傻的不好用怎么办。说实话,我家老三也是一毕业就出国,跟你一样德行,我老婆后来才出的国,几年美国待下来专业知识倒是上进了,脑袋变简单了……”

“不是脑袋变简单,而是各地有不同的思维,各地用力的地方不一样。我们看你还觉得你闹腾得可笑呢。你前妻对此应该最有了解。你要真想引进技术人才,你最好先自己改变一下思想,给人才创造一个合适的环境。我看你不行,你的观念里面不尊重知识,没有一个以技术求发展的理念,你就是把人才供起来也没用。说白了,你没那根弦。技术人才靠脑袋出活,要是你管理不顺,人家在脑袋里偷工减料,你管都管不住。”

柳钧见杨巡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即使登机时候也似乎满脑门都是问号,他坐下就毫不客气地问:“说到你痛处了吧。再跟你说,我的研发中心我都不需要去,他们自觉加班加点,公司现在这么困难,他们替我分忧解难。你要是心里没那根弦,花再多钱引进人才,也只会是被动帮人才在国内做跳板,做修桥铺路的傻活儿。”

杨巡依然抱臂看着柳钧,看得出柳钧说得不假,这正是他遇到的问题:“那……你怎么对待他们?”

柳钧言简意赅:“创造力无价。”

杨巡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往柳钧的手指上掠过。他在飞机的起飞声中沉默。好久,看空姐开始活动了,他才开腔:“你这话……这世道还是有点儿变了,以前知识分子没那么重要。现在我们这行抢人,挖人,千方百计留住人,花越来越大价钱……”

“说半天就是没一个字说到培养人。我这好几年,有八成技术人员是公司自己培养出来,其他两成是公司开创时期挖来,但他们知识中的一半也是通过公司有意识地培训才获得,比如今天若是去美国为一个展会的话,可能坐你身边的就不是我,而是我几个工程师了。包括梁姐,她原本想考研去哪家名校读数学硕博,可最后不愿去了,因为我中心本身就与一位数学教授有签约,随时可以接受咨询,而且我中心的学术气氛要浓厚得多……”

杨巡也打断柳钧的话:“可你这几年赚得并不多,看你的发展,我都替你着急。只有我妹这种人才会说你脚踏实地,她不懂创业才那么说。”

“我经营水平有限。近来跟着我的副总学习经营,受益匪浅,创业也需要有观念。”柳钧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他和杨巡似乎都特别坦白。

杨巡点点头:“我给你指一条路,你近水楼台,一个巨无霸国企,一个权贵,宋家夫妻扫扫门缝子,就够你受用。到现在为止才合作一笔收购我房地产公司的生意,你算没用。不过很明显这笔生意是他们提携你,他们干吗便宜你?因为权贵在你手下玩数学还拿工资?”

“你看,你三言两语就暴露马脚了吧。他们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低俗,他们认识创造力的真正价值,他们清楚这是这个国家的希望。宋总帮我的可不止这点,他促成我F-1系列研究这个大工程,若没有他,这个研究在我当时想都不敢想。他提名让我获得各种科技奖,获得奖金,获得政策。关键是我不擅长钻营,不懂得抓住机会跟政府要求更多,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要,没人告诉我有这政策那政策,政务不公开啊。后来还是被我副总提醒。前不久宋总又竭力举荐我公司,这回,我不会再让机会溜走了,我要争取政策。呵呵。”

“宋总?最先赏识你的是他?不是因为你和梁还有小申都是飞车党?”

“你该不会还以为我送了宋总和梁姐很多好处?”两人对视,柳钧从杨巡眼里看出一丝恍惚。“或许,你的世界只有利益相关,但我们的世界里有一些傻傻的东西,比如你近来才意识到知识无价,因为这个社会发展到现阶段,人力成本上升趋势已不可逆转,无论国内外的市场竞争都将越来越靠科研技术。只是眼下的大环境并不支持这种脚踏实地的竞争方式,有很多傻傻的人内心很焦虑,很着急,很想尽一己之力稍微改变一下这样的结构问题。我们都在努力,我非常感谢宋总支持我的努力。他是个很有精神感召力的人。”

“你千万别再提‘傻傻的人’这四个字,你还是说‘有识之士’吧,我虽然文化低,但还听得懂。要不然这话传到宋总耳朵里,我回国还不得让宋总拧下头颅。”杨巡虚晃一枪,却没真正答复柳钧的话,只是凝神看向机顶,传递出不想说话的信号。

但柳钧不肯说停就停:“不是傻傻的是什么?”

“对,这形势下面,你应该抛下工厂,好好开发我那块地,有你赚的。梁思申就是会趁火打劫,你跟着她没错。我等到把地卖给她,才得知形势变化,悔得肠子都青了。你还跟我提精神感召力,不要听,我才是真傻,没看清她那么急背后有阴谋。”杨巡不看柳钧。

“你宽宽心吧,我挣的那些钱,全养工厂和研发中心了,梁姐因为这个支持我的,我们的研发中心要是倒了,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损失。所以我说他俩是好人,那是真的好人。”

杨巡终于将目光移回来,看向柳钧:“那块地即使再升值,又能升到哪儿去?明年这大形势也不对,你不要命了?这种市场形势要是再持续一年,你拿命填窟窿?”

“你这下明白中心的科学家们为什么不计报酬地替公司分忧解难了吧。因为我们有个共同的理念,科研,在这个环境下生存太不易了,我们身在其中的人首先得有这个自觉。很傻,是不是?可有那么一帮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正身体力行,你不会懂。”

杨巡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往柳钧的手指上溜一圈。他感觉应该是那只戴婚戒的手指,可他已经不确定了,这么多年,他已经遗忘一些小小细节。

“现在才开始?”

“是的。可我还能做什么?可以向你请教吗?”

“你跟着梁宋投资房地产,就很对,照这思路继续做下去,做大,赚大钱,然后挤出一段牙膏给你的研究中心,就显得你很崇高很有想法——不,理念了。我当然是讽刺你,可我说的也是大实话。”

柳钧叹息,看来唯有如此了。最近银行一再找他,希望他这个目前还存活的,看上去生存力还行的企业冒险在明年一开始就大量贷款,作为老朋友,帮助银行解决贷款任务,也不管他而今一个月的业务量才多少,吃不吃得下这么大量的贷款。据说政策要求定点投放。至于他贷款后肯定资金满溢,溢到其他经济领域,银行就决定视而不见了。

“这几年,发展得最好,资金回报率最高,又最清闲的是梁思申。另一个有点儿理解当初的冲突究竟是为什么,原来他抢了这种人心目中的无价之宝——创造,而不单纯只是一个利益。这些个人,还真是想法怪异。”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靠梁宋支助,不是长远之计。困在你那两家工厂里,也不是回事。你作为老板,你可以抱着创造不放,可你不能放弃创业,你的身份首先是老板。是宋总姐夫的老婆,前豪园老板娘,从一开始就认准买店面房,买了出租,然后再买。我挖两个矿的人还羡慕她,这世道,怨不得你也来搞房地产。”

柳钧摇摇头,无话可说。

“我开了矿,才知道社会还是需要你们这种人的。我们矿下随时有危险,设备要是出故障,就是人命关天。国产货真不敢放心,还吹什么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看看你活得这么不容易,谁会自讨苦吃做创造去?人还是追着利益跑的,创造没利益,聪明人就都读经济系去了,赚饱了才假模假样回来搞研究,这世上没圣人。包括你研究中心那些科学家,你暂时让他们同甘共苦,还行,时间久了,他们就跟你拜拜了。当然你现在已经不傻,不会不明白这个理。你好好干吧,以后需要什么投机倒把秘诀,尽管让我妹来找我,让我也崇高一回。”

柳钧微笑,看起来杨巡对梁思申有气说不出呢,只好拐弯抹角嘲讽。看到杨巡这样,柳钧心中对杨巡的气不知不觉地消减,全身渐渐地去掉戒备:“想让你儿女怎么发展?”

“总之不会学你。”杨巡顿了一顿,却又道,“像你一样也行,反正老爸我有财力供他们挥霍。”

“很吃苦。”

“不会比我更吃苦,还让人看不起。背后不知道多少人骂我。”

柳钧会心微笑,看杨巡也是微笑。面对面地,两人都轻轻笑出声来。

飞机在翻滚的云团上孤独地飞行,仿佛脱离万丈尘埃。科技的力量,让人类飞得更高,飞得更远。开放社会,人类思想的变革已成大趋势。

杨巡在睡前嘀咕了一声:“我们中国一定也能造出大飞机,我们有人。”

“会的。”柳钧闭目微笑。

【 – 全书完 – 】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