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7年 02

第四部 2007年 02

柳钧想到扩大腾达的地皮。人家炒房子,炒房地产商吃干抹净利润才吐出来的房子,那么他既然有办法,就直接买地皮储存。可事实却是吓了柳钧一大跳,他站到腾达公司的制高点往左右前后一瞧,两年前这地方还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而今不是房子就是塘渣,才两年时间,这一片土地就沧海桑田了,触目之处再见不到一块完整成片的绿地。柳钧都没地儿扩他的腾达。

不说别的地儿,就看这块地方,忽然之间哗啦啦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工厂,包括他柳钧手中开足马力绝无库存的工厂,这市场还真是跟海绵似的,竟能吸收这么多密集冒出来的产能,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所有怀疑GDP过高的人,只要走出书房看看,只要眼见就能明白,柳钧怀疑今年这GDP都还不止政府公布的数字。就像全民怀疑统计局将CPI做低,柳钧怀疑统计局也将GDP做低。

腾达中班与早班交接完,柳钧有意到工厂周围走走,开着M3小心地绕来绕去,发现那些已经填满塘渣的土地基本上有主,不是已经用围墙圈起来,就是敲了一块牌子表明此地乃某某公司所有。有些没有明显标志的,柳钧拿支笔记下来,回头找主管招商单位问一下。绕到一处村落,M3底盘吃不消乡村公路,他只能停车步行。

柳钧在城里长大,对农村有种异样的好奇。此行并非专程探访农村,可既然来了就走进去看看。其实沿海的农村已经很难纯粹,到处是花花绿绿的水泥楼,柳钧原以为能看到傅阿姨家那边的石板小径,却不料这边的小径早已铺成平滑水泥路,挖出排水沟。路尽头刷着一块小小碑文,原来是达标社会主义新农村。不得不承认,虽然江南农村味儿淡了许多,可是对本地人而言,生活方便不少。

让柳钧很惊讶的是一路撞见的缕缕浓烟。当然绝非诗情画意的炊烟袅袅,而是他一路看到好几个女人在生煤球炉子。对,就是他印象中很小很小时候才看见过的煤球炉子,他家经济条件一向较好,他记忆中一直用的是煤气灶,左邻右舍很多家用的煤球炉或者煤饼炉,一到傍晚下班时候都拎出来生煤炉。他不会记错,谁家经济条件越差,就越迟弃用煤球炉。

柳钧想不到现在农村还普遍使用煤球炉。按说本地农村的经济条件不差,看看好多只煤球炉身后是两三层的漂亮小楼,所有者绝非租住破旧老屋里的外地打工仔。可是煤球炉不是又脏又麻烦吗?怎么舍得在好好的房子里用煤球炉。柳钧不得其解,心说虽然农村富裕,与城里人的生活方式还是有点儿不同啊。

回去经过腾达,见到门口簇了一堆人,好像打打闹闹的样子。柳钧远远就停了车子,打电话问厂里面的管理员出了什么事。原来是中班一位员工的家属打上门来,找公司领导控诉现代陈世美。保安人员让秦香莲自己回家解决,可是秦香莲一定要找领导反映问题,希望组织插手解决,于是就有了眼前这一幕。柳钧一听就启动车子走了。最初只有腾飞的时候,也有员工家属直接闹到他办公室,什么原因都有,夫妻关系啊,父母赡养啊,邻里矛盾啊,说急了苦主还会操起椅子朝柳钧砸过来,可他一家私企业主既非司法机构,又非黑道组织,哪来权威管别人的家务事?在办公室和门卫接待室三番两次被砸之后,他制定规矩,家务事一概拒之门外,公司不予受理。

可是两家工厂的年轻员工太多,平日里上班守着一台全自动机床很少消耗精力,而且能独立操作加工中心的员工大多高工资,于是下班时候就没准头了。对此,柳钧的应对策略是,触犯法律的,一律开除。花天酒地而影响第二天上班精力的,劝回,算作一天旷工。全体员工一视同仁。

公司条规虽然严格,可现在的柳钧已经能严格执行了,不会再因为开除一个主力员工而上演挥泪斩马谡的大戏。因为这几年他一直常抓不懈的就是员工培训,有条理地、系统化地培训员工,因此A角出问题,就会有B角C角很轻易地顶替上,谁都不会是唯一了,谁都得在心里绷紧一股竞争的弦。近年,虽然多有其他公司来腾飞腾达挖墙脚,可眼下的腾飞和腾达已经不容易轻易被撼动。

最考验工厂管理的,便是那一套长治久安的人员培训策略。而与之配套的则需一套齐全优厚的工资福利,要不然养熟一个,飞走一个。这两条说着容易,做着却难,最考验的还是老板的资金实力。柳钧现在终于能大致做到了,而他过往在培训方面的天量投资,终于慢慢开始获得回报。

等柳钧来到机场,腾达那边来一个电话,“秦香莲”见闹了半天,公司一个管理人员都不出来,砸碎保安室的大玻璃走了。公司已经下单通知当事员工,玻璃损失费用从当月工资中扣除。柳钧一笑置之。今天这件事情若非他碰巧遇到并过问了一下,恐怕腾达自己照章处理,未必会拿这等小事来知会他。这种,而今都是小事一桩。

大事是柳钧接上才下飞机的罗庆,两人就明天的年中生产规划会议商量的内容。最近两个人都是大忙人,一个国内满天飞,一个全世界地飞,难得凑到一起,后天又得劳燕分飞,有见面的时间更得分秒必争。可是柳钧却见到罗庆专注地看着手机,目不斜视地走出来,根本没看到等在外面的老板。柳钧好奇地凑过去看什么短信这么要紧,能让罗庆一路看了那么久。一看,原来是股票信息。他哭笑不得,一把抢了罗庆的手机:“我现在一看见股票就想杀人。连廖工这种做事专注得不行的人,上班时间也偷偷摸摸上股票网站。工厂排班,个个不想上白班,就怕影响白天炒股。连你也变成疯狂股民。全民炒股,你说正常吗?”

“老大息怒,让我看最后一行。你看我从不耽误工作,就是路上无聊时候消遣玩玩。”

柳钧将手机递回:“买了什么股?收益怎么样。”

“谢谢老大。其实我哪有时间炒股,我们的作息太不正常,我买了一些基金,让专业人士替我操心去,进账很不错。孩儿娘他们机关里的才炒得厉害呢,基本上九点半到下午三点没心思工作,全趴在电脑面前看走势。”罗庆一心二用,一目十行地将信息看完,连忙将手机合上,“行情好得让人不敢相信,也真不知道市面上哪来那么多的钱,把股票炒得那么高。以为四千点应该到顶了,想不到没有最高,只有更高。跟我们现在的销售额一样。这么高了,却还能感觉到后续势头很强。”

“我正是准备跟你商量这个问题。从理论上说,实在不应该相信需求会忽然放大,在我们公司的产能成倍增长的今天,我们的设备三班倒连轴转都还做不过来,看似不正常。可是理智分析现有市场,问题是确实存在着这么大的实际需求。我今天半路拦截你,我们在明天的会前,先一起做个分析。我手头是随机选取的二十份合同,上半年的。我们坐下来冷静分析,这些合同的另一方,是不是还会有后续需求,有什么理由。我们不能凭印象做决策,必须做出科学的概率分析才行。”

罗庆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半夜之前完不了,立刻想给老婆打电话请假。柳钧却笑道:“别打了。今晚你、我的老婆,还有梁姐,还有几个相熟的富婆,都把小孩扔在宋家让宋总照料,她们相约吃饭泡吧SPA。我们也找个饭店吃饭,边吃边谈。”

罗庆骇笑:“她们也应该好好放松放松。这几天其实研发中心的几个,老大也放他们一马吧,苦了那么多日子,现在让散散心,炒炒股。”

“别跟我提股票。说起来,我非常佩服我们研发中心的这些兄弟。F-1才脱手,孙工率大伙儿已经自觉开始研究F-1研制过程中遇到的其他问题。他们打算以此为契机,改进B系列的一系列产品,全部由液压改为电机驱动。我答应他们,有思路就先拿腾达的一台锻床开刀。争取到明年底,将B系列产品全面减肥两到三倍,精度起码提升十倍。”

“我服。不过老大,你知道新B系列出来,意味着什么吗?”

柳钧一笑:“哟,可别下来一个文件把我的整个研发中心国有化了才好。我得悠着点儿,还是别去触碰目前只能国营的那条底线。绕开某些产品。最近原油涨得厉害,曲线简直跟我们的A股一样陡峭。我跟梁姐商量了一下,目前国内成品油价还压着,没怎么调,可国外的都在随行就市,国际货运价格飞升。最近我做的几单出口很有感觉,运费每次变化,每次都是成倍地涨。梁姐说,运费再这么涨下去,我国对欧美的出口价格优势得大幅削弱了,尤其是笨重机电类产品的出口,当运价加上产品价格涨到一定程度,美国首先会转向墨西哥寻找加工商,欧洲会转向东欧。我在想,会不会因此削弱我们一部分客户的销售,我们有多少客户其最终产品是走外销的。”

“你不让我说股票,我偏说股票,市场在这个时候跟股市差不多,都知道这么高有风险,可是眼看着股指继续向上,你舍得错过这个搭车赚钱的机会吗?我不买,有别人来买,市场容量这么大,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一个人的退出,大把的人想加入呢。我们也岂敢因保守而退出市场,做熟的客户如果拱手让给别家,以后想再夺回来,就要下点儿血本喽。我相信市场有自我调剂能力,若真到饱和了,它自己会迟缓下来,需求增长慢慢趋向零值。毕竟我们这个行业与炒家离得比较远,那种大起大落的现象不大应该出现在我们这儿。因此我准备在明天会议上说的就是,我们最起码要做到满足现有客户的需求。这是最起码的,最保守的做法,已经非常保守了。”

“是这么回事,这是我征询好多经验人士之后得出的结论,你说的还算是最保守的。看起来我是非得投巨资打通现有的生产力瓶颈了。今晚我们最后看二十个合同,看完如果还是这个结果,明天腾达地块二期开始建热处理分厂。最近热处理那一块卡得实在厉害。”

两人说着到了一家就餐环境很安静宽敞,当然就餐价格也很吓人的饭店。柳钧下车就把一份资料交给罗庆,摆明了吃饭时候就开谈的架势。罗庆早习以为常,这种习惯还是他自己搞出来的呢,他刚进腾飞的时候特别忙,有很多东西不懂,只好吃饭时候抓住老板问个明白。久而久之,两人吃饭若是不谈公事,倒反而非常不正常。

入座点菜开吃。才吃了没多久,服务员端上本店名菜浓汤象鼻和白切加料鹅肝,说是有位先生送的。两人不禁环视一周,没见到有相熟的,好奇得不行,罗庆更是与服务员开玩笑,问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送的,如果是女的,究竟爱慕的是哪一位,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很快答案揭晓。一位中年男子过来,递上名片,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该人七搭八搭打躬作揖套了半天近乎,说了很多好话,最后提出请柳钧帮忙向钱宏明通融,让他推迟一个月还款,然后说了一大堆非常客观也非常可怜的原因。说是都知道柳老板是钱老板的好朋友,请柳老板千万帮忙,事成必定重谢。

柳钧好不容易才将这位黏着不肯走的老板请走,罗庆疑惑地道:“现在人还钱这么诚恳了?难道不该是钱总追着这位仁兄的好友,期望好友帮忙催这位仁兄赶紧还钱?”

柳钧借钱的经验比罗庆丰富了不知多少,罗庆不过是道听途说,他是亲身经历。因此稍一思考就明白端的,但他只是道:“不懂。不提了,我们继续。”

罗庆却自己醒悟过来:“看不出,钱总不像是路道很粗的那种人。”

“一个行业是一套模具,走进这个行业的人,等于是装进这套模具成型,最终出来的业内人士,都是八九不离十,难的是怎么保留最后的一二成自我。”柳钧看着那个中年男子走开的方向,心绪翻滚。他想了好一会儿,摸出手机给钱宏明发条短信,把自己最近的行事历告诉钱宏明,预约三个小时详谈。

柳钧与罗庆深入研究分析随机抽取的二十份合同,还算高效,十一点钟之前拿出结果。看着结果,两人相顾而笑,还需要选择吗?“逼上梁山了,热处理分厂非上不可。”

罗庆想到一件事,摸出新签合同递给柳钧:“老大你看,本来说好的数量,结果签合同的时候临时又加了三百四十五套。客户这一批据说都是给煤矿做的。这个量,这个势头。每次看到我们的销量,我买入基金就很有动力。经济形势如此火热,怎可能不反映到股指上去。”

“明明赶上一个好时代,我怎么心里反而不踏实呢?看起来我只有苦干的命。”柳钧嘴里嘀咕,心里也是嘀咕。他翻阅罗庆新签的合同,点头道,“又是需要热处理的,我们的优势有一部分体现在独特的热处理工艺上,现在总算有人识货,可我们也做不过来了。热处理分厂非搞不可。”

“其实我已经放弃一部分热处理占重头的产品合同。我的意思,这回上新热处理分厂的话,一定要上更大规模,档次在我们是毫无疑问的,不需要我说。大概需要多少钱?”

柳钧笑道:“我现在可以拍着胸脯说,钱不是问题,哈哈。F-1给我们带来不小的利润,尤其是出口帮我们将自有周转资金体量大大缩小。热处理分厂要怎么做嘛,完全看我们的理想。”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可以对新上马工厂建设规模的规划更前瞻一些,更超前一些呢?”

柳钧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的半年度工作会议上,大家全都发出与罗庆一样的声音,为什么设计规模不可以更超前一些。发出声音的包括研发中心的孙工们。

大家一致认定,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好时代,全民资产增值。远的不说,起码,火烧一般的好年景一定会延续到明年奥运会开幕,国家一定会力争在奥运的时候将最好形象展现给世人,也有可能,会延续到后年的建国六十周年与大后年的上海世博会。只要最简单的猜测,想想国家在奥运会这么多投入的边际效应,世博会这么多投入的边际效应,起码三年内,效应将普惠全国制造企业。没有理由,腾飞在这种时候反而裹足不前,腾飞更应该分秒必争,抓住眼下这最好的时机。

结论不出柳钧所料,只是他没想到大家的意见会如此统一。末了,他用笔头敲桌子,提醒大家道:“今天在座诸位,都是在腾达持有股份的股东,正因为今天的会议涉及的是公司未来半年的重大决策,因此这个会议更应该看作是股东大会。所以你们别着急着说服我赶紧开工建设大规模热处理分厂,你们应站在公司股东的角度首先需要说服你们自己,未来一到两年,公司该将利润分配红利还是新建热处理分厂?”

众人一下子哑了,刚才倒是没考虑到,新建热处理分厂就得掏自家红利的腰包。可是没多久,大家就又众口一词回到原来的调门。新建热处理分厂全票顺利通过,毫无疑义。

会议结果给柳钧很大的心理支持,原来不仅是他看好盈利前景,而是大伙儿全都看好,而且全都是以实际行动支持扩建。于是,柳钧心中最后的一点儿怀疑也灰飞烟灭。

会议结束回到办公室,秘书说钱宏明有紧急来电。柳钧连忙打过去问有什么要紧事,钱宏明接到电话也是懵懂地问柳钧有什么要紧事,这么不正常地发短信行事历跟他敲定约见时间,他昨晚正好手机落在公司没带着,刚才又逢柳钧开会说不上话,现在正焦急从上海赶回来,晚上见面吃饭谈。柳钧想不到昨晚吃饭时候图方便,发个短信,就误导了钱宏明。不过事情在他看来确实不小,误导就误导吧。唯独崔冰冰郁闷,好不容易出差回家几天,结果接连两天吃饭不在一起。

柳钧先到饭店,得知钱宏明还没到,索性坐在车上打开电脑处理几件事情。过会儿被车灯晃得抬头,见到一辆硕大的Jeep停在对面,从里面跳下钱宏明。柳钧一看车身硬朗方正的线条,就知道是指挥官而不是大切诺基。他也合上电脑出来,奇道:“不开宝马X5了?新欢?”

“X5卖二手车了。刚开始看到牛高马大的X5,还觉得这SUV够味,后来越看越没性格。”他拍拍指挥官车头,手底下传出的是厚钢板才有的闷闷回声,“这个不一样,选择它,是选择一种生活。什么时候空了,我们哥俩找个地方真越野去。”

“我呸,你这叶公好龙的,我看你选择它,是选择美国大兵梦。你小时候多爱挂着我的木头枪招摇啊。”

钱宏明一个劲儿地笑:“看,瞒不过你,真是麻烦得要死,我好歹也是钱总了,你还跟我提开裆裤时候的破事。”

“你不也一样,说是跟阿三谈工作,结果谈什么,啊,连我小时候怎么对女生好奇,怎么率男同学偷偷摸摸流着口水看女生游泳也给我捅出去了,我才跟你提提又怎么啦。”

钱宏明开心大笑,忽然想起来,道:“我今天回来,没跟嘉丽说,你也别跟她提起。”

“你看看,我小时候虽然坏了点儿,可现在多好,正宗绝世好丈夫。你呢,晚上宿谁家?当初我们偷看去的时候,你还故意装作掉队,不跟来呢。这就是我想找你谈的问题。”

钱宏明不经意地左手背在嘴边放了会儿,立刻拿开:“我说这么反常呢,原来教育我这个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回家是找别的女人去?告诉你,我今晚很正经,顺便连夜处理一些工作,时间很紧,就不惊扰嘉丽了。”

柳钧听着不信,他即使时间很紧,即使半夜回家会吵醒妻女,他再晚也肯定要回家的,起码摸摸女儿通红的小脸蛋,被阿三埋怨几句也好。但他没揭穿,因为他留意到钱宏明很久没出现了的那个招牌动作。走进饭店坐下,柳钧道:“我昨晚也在这儿吃饭,结果有人看你面上送我两道好菜。”他摸出昨晚收到的名片,放到钱宏明面前。

钱宏明一看就怒道:“这个瘪三。找熟人做中问我借钱,说是预付款进去,货一直拿不出来,需要借钱调个头寸。结果货拿出来,头寸解决,却偷偷炒权证去了。他以为权证是股票,结果输得当裤子,我的钱更还不出。我还宽他几天,让他想办法筹措,他很好嘛,找你告状了。你今天找我是不是为这个事?”

没等柳钧答应,服务员拿一瓶酒过来,笑眯眯地说:“今天是有人送酒,指名道姓送给一位柳先生。”

柳钧奇道:“男的不要,女的要。”

“是位很美丽的女士呢,让我不要跟你说是谁。”

钱宏明笑道:“打嘴了吧,还教育我呢。我看你小时候的性子一点儿没改。”

柳钧拿起酒看了一眼:“挺贵的。小姐你请拿回去,我跟朋友两个今晚都开车,没法喝酒,帮我谢谢那位女士的好意。”等服务员一走,柳钧就接着道,“有一些事情,从小就知道那是坏事,比如婚外情。而这种坏事又是只需要克服一下,克服后最终也只影响我一个人的快感,那么我当然克制一下自己,不去触动那条线。这就是我今晚想跟你讨论的。我绝无教训的意思,我只说说我的一些想法,一些我积累了很多日子的想法,今天倾诉一下。”

“婚外情与婚外性,不是一个概念。对,我们今天是理智地讨论,我有必要向你指出,你千万不能混淆。”

“我无法理解,但我愿意理解你。婚外情这种事对我而言,判断起来很简单,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没二话。可是我们遇到的很多事却不是。很多事情,我举个例子,行贿,从小我就知道行贿是坏事,可是真遇到了,却发现不行贿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生存,若只影响我个人,我选择不行贿,可是不。而行贿却有无数正大光明的理由,有时候甚至是不得不行贿。我得说,从我这两只手送出去的红包已经无数了,可每次行贿,我都很内疚,心里很挣扎。每次听到有人说起行贿,理所当然地说人在江湖,还没混出师门的才拿行贿当回事儿……”

钱宏明一直认真看着柳钧的眼睛,听到这儿接了一句:“你虽然行贿无数,可你从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所以不仅是每次行贿你的心里都很挣扎,而且你还是长长久久地内疚、矛盾,甚至不断谴责自己的这种行为。”

“是的,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有人或许说这是一种虚伪,做都做了,还假惺惺掉什么鳄鱼眼泪,再恶心不过。没错,我不断地意识到我在犯错,可是我依然不断地犯错,但我不愿内心麻木,不愿放弃儿时便养成的善恶标准,我依然认定行贿是坏事,然后每一次做坏事,便可以谴责自己一次。同样的,还包括很多事情。我唯愿我坚持的这点儿脆弱的标杆,让我内心以为我还不算是道德败坏到家的人,让我内心以为我还是个分辨得清是非曲直的人,让我在某些我可以控制的领域中克制我的行为。我不知道我这么想算不算很白痴,这种想法其实多余,我即使不这么想,我可能依然还是现在这样的柳钧,可是我多了这点儿想法,却是挺折磨自己。幸好你一听就能理解我。我就知道你能理解,而且你也会这么想。是吗?我们如此坚不可摧的友谊,说明你也是个多情的人。”

钱宏明却好久说不出话来,他想顺着柳钧说一句皆大欢喜的“是的”,可面对认真看着他的柳钧,他却难以启齿。良久,钱宏明才道:“这个问题很形而上,我还真没时间认真反省过。今天不能贸然给你答案。良知在很多场合都是多余,没办法,生存逼得太紧了。”

“像你说的那个赖账的,从我昨晚看他眼神深处的惊惶,我相信你给他施加了你们这一行常用的压力。虽然,在这件事上,我知道你必须这么做,我也想不出有更好的办法。可是宏明,这种做法非常不良善,我不愿你回头一个人痛苦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嘉丽虽然是最好最安静的港湾,可是港湾又能容纳得了多少。你看看你一头白发。”

钱宏明双肘支在桌上,两手抱拳撑在下唇,欲言又止,无力辩白。到最后才说了句:“我有很强很强的欲望,各种各样的欲望。”

“可你更是个内心丰富而敏感的人,你想得要比我多得多,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经常不回家,找各种理由蹲在上海,可又这么爱嘉丽。”柳钧顿了顿,“你怕把你的丑陋暴露在嘉丽面前吧。我刚刚才替你想明白。”

钱宏明迅速但并不干脆地反驳:“柳钧,我没你想象的这么单纯。”

“我们都奔四十的人了,怎么可能单纯?我刚才说了那么一堆,就意味着我单纯吗?不见得。宏明,我只真诚地希望你别亲手摧毁自己的心。找时间,你好好面对一下自己。你都已经不敢面对嘉丽了。”

“不要想当然,行吗?我跟你虽然是好朋友,可到底是不一样的人,你别把你的想法生拉硬扯到我的头上。我确实不单纯,内心不单纯,我不愿瞒你,其实我可以敷衍你,这种问题很……对我很弱智。”

柳钧却是定定地看着钱宏明的眼睛:“我不信。”

钱宏明心头烦躁起来:“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事实。”

“事实是你本质并不坏,你别糟践自己。好吧,今天讨论到此为止,你都快把你的嘴唇磨肿了,别人看到还以为你疯狂怎么了呢,还真不能回家见嘉丽了,嘻嘻。”

钱宏明一愣,迅速撤回双臂,心中有种被透视的不快。他尽量克制,微笑道:“柳总现在指挥惯了千军万马,饭桌上也这么有张有弛有条不紊了嘛。”

柳钧也笑,不再深挖。不喝酒,两人虽然说了很多话,可还是很快吃完了饭。柳钧问刚才的服务小姐究竟是谁送酒,小姑娘不肯说,眼光却飘啊飘地飘向一处包厢。柳钧会意,走过去那包厢,打开门一看,就一脸木然地回来。里面有个美女他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余珊珊。

钱宏明一听说刚才送酒的是余珊珊,顿时拍桌大笑,招手让服务小姐过来,抢着结账同时加两盅木瓜牛奶炖燕窝,让送去到余珊珊所在包厢。柳钧大不以为然:“你送什么不好,送这种容易引起误会。”

“想在你面前扬眉吐气?我涮她一道而已。”钱宏明笑嘻嘻地拉柳钧离开饭店,“难得我们单独聚会,我想看你怎么开我的车,你赶紧想个可以越野的地方,我们飙过去。”

“你不是今晚很忙吗?”

“再忙也得给你让位啊。走。”

柳钧坐在车上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朋友的一处基建工地。钱宏明懒得开口指点特殊操作,让柳钧那老手自己摸索去,对那种天生的机械狂人而言,自己摸索反而是种乐趣。只是他旁观柳钧的操作,心中愤愤不平,这款虽然是欧洲生产,可全然美式设计的车子针对的市场主体是五大三粗的老美,他一米七出点儿头的身高开这车子很是不顺手,许多柳钧只要勾勾手指就能达到的功能,他得移动整只手,所以有些人的优势真是从脚底武装到牙齿。

夏天的晚上八点来钟,路上还人来人往,好多乘凉的市民。不过通往工地的路还是塘渣块路,基本上就没有行人。但柳钧才将车子开进去一百多米,就迎面对上一个穿圆领碎花布衫、黑色人造棉大脚裤子的老妇人,老妇人手里捧着一堆木条,木条之间还有一把本地人爱用的蒲扇。塘渣路狭窄,天色又暗,走错了就得掉进旁边烂泥地,老妇人站在路中央,有点儿不知所措。柳钧将车子靠路边停住,让老妇人就着车灯慢慢擦着车身离开。

柳钧见老妇人手中还沾满水泥沙石的木条,奇道:“好像是本地人吧,这年头本地人还烧柴灶?”

钱宏明笑道:“你这公子哥儿从小就‘何不食肉糜’,你知道现在煤气多少一罐?一百二三十大元了,看原油价格走势,煤气价还得往上升。寻常工薪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又没见升,好多人家用不起,家里改烧煤球炉了。”

“钱总你怎么知道的?太神奇啦。”

“凭我是劳动人民出身,凭我始终扎根在劳动阶层。”钱宏明一笑,“上回带小碎花去乡下乘三轮车,随便绕小镇转了一圈。那三轮车夫告诉我,夏天一到,他一天得喝五热水瓶的开水。家中煤气转眼就烧没了,怎么用得起。正好邻居有人支起一只老虎灶烧开水,一瓶一毛,像他那样一天五六瓶的就八分一瓶批发价了。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像我跟你撒谎似的。老虎灶烧开水为什么便宜,就是因为现在房地产发烧,到处是工地,工地上到处是扔掉不要的木条木片嘛。不过刚才那老太太捡去的木板可能是给自家烧煤球炉做引火柴的。烧煤球二三十块一个月,比起烧煤气就便宜多了。”

柳钧这才明白昨晚进入农村,为什么到处都是生煤球炉的。原来不是农村特殊一景,而是生计所迫,不得不将时光倒退十几年,捡起煤球炉。“哦,还有最近的面粉涨价,方便面涨价……公司食堂这两个月的支出确实有涨,我一直没过问,还以为是就餐人数上升的缘故。”

“你公司不是提供免费工作餐嘛,可能对有些低工资人群来说,那是他们一天中吃得最好的一餐了。我经常带小碎花去城乡结合部走走,去山区结对助学家庭走走,送点儿吃的用的去,让小碎花懂得点儿世事艰难。可别走你这公子哥儿‘何不食肉糜’的老路。”

“呵呵。”柳钧被揶揄,皮实地笑,“我刚才就说你了吧,本质挺好的一个人,硬是要糟践自己。”

“我们这把年纪,说难听点,半截身子已经埋进黄土,已经就那样了。我懒得多想,活着不容易,别再给自己添堵。”钱宏明不容柳钧再说,一口气接下去道,“知道杨巡做得怎么样吗?他现在可是正宗煤老板了。我前阵子跟老乡们在上海聚会,看到他也来,一水儿三辆悍马,身边紧跟着的两个人很像保镖。听说他一直在为手头膨胀的资金寻找出路,寻思着投资点儿什么。”

“我早知道,杨逦跟我说了。”柳钧有意又八卦了一把,“杨巡今年终于答应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据说给身在美国的前妻一笔不少的钱,两个孩子归杨巡,但依然放在美国由前妻教育抚养。杨逦说,其实杨巡很信任前妻,也很器重前妻,许多事情弟妹们都不知道,他跟前妻全说。但等事到临头才后悔,晚了,他前妻那种人不可能容忍男人在外面胡搞。我也顺便提醒你,嘉丽不可能看不出丈夫在外面做什么,你别欺负她软弱。”

钱宏明不语。两人在黑暗中沉默了会儿,柳钧就调转车头回城。钱宏明过了好一会儿才开腔:“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我姐跟我提起的时候,她跟我说的理由是不许祸害女孩子,而不是站在我的角度。这世上,像今天一样跟我说这么多肺腑之言的人,只有你了。我唯一要求,你别让我表态,给我留下一点儿转圈余地,你放心,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进去了。来,握握手。”

柳钧在黑暗中伸出右手,兄弟俩紧紧握了一下,不用再多说什么。回来的路上,变成大多数是钱宏明在说话,钱宏明说他给一家老小办移民去澳大利亚的曲折。柳钧心说,这可就把嘉丽发配得更远了,以后嘉丽更管不到钱宏明。

早晨起床,卧室一台电视机,厨房一台电视机,一起播报新闻伪造立体声,在央视新闻雄壮铿锵的声调中,柳钧与崔冰冰分头行动,前者煎蛋烤面包做咖啡热牛奶削水果,后者对付小玩猴一样的女儿。崔冰冰好不容易将淡淡洗干净,驱逐出卫生间,接下来就由她爸接手喂食。崔冰冰不喜欢保姆在家过夜,于是每天早上只能这么打仗一样来一遍,尤其是柳钧出差的时候。

等崔冰冰洗漱装扮了出来,却见女儿已经喝光一杯牛奶,面包啃了半片,据说还吃了两只大虾,半朵香菇,两口青菜,显得崔冰冰总是跟丈夫抱怨女儿吃饭不老实害她早上常吃不上饭很有告黑状的嫌疑。她坐到父女俩对面,倒想好好问柳钧取经,看怎么才能将饭塞到女儿嘴里去。结果看到差点儿吐血,丈夫就是夹了一筷子青菜送到淡淡小嘴边,很没技巧地说声“淡淡,吃青菜”,淡淡就麻利地张开小嘴将青菜咬进嘴里,又麻利地咀嚼几下咽进肚子里,然后自觉地自己掰面包吃,吃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巴巴儿地看着爸爸,那个乖巧哦,与她平时面对的小魔头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崔冰冰扼腕浩叹,她也要出差,也要让这小魔头体会体会妈妈也很珍贵。

终于电视放广告,柳钧奇道:“经济新闻怎么不是股市就是房市。即使不相干的事,也可以一句话牵到股市。”

“本来就是全民炒股,我们不到下午三点整幢楼几乎停摆看股票,再前儿一个5.30大跌,跌得全国上下鬼哭狼嚎,现在谁敢不拿股市当回事啊?还有说得很多的是我们银行的,准备金率啊,利息啊,你打开财经页面去看,几乎每天都占头版位置。”

“我们制造企业本来贷款就难,贷款利率高,它这么提高准备金率,提高利息,说是对付热钱,结果刀刀都刺在我们实业界身上,融资费用一升,利润全给吃掉了。”

“不把股市降下去不行啊,我们银行存款都快搬家搬空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我们嘛,你们暂时靠边站站。”

“钱不去股市就去房市,现在谁还敢存银行?算上通胀,存银行是负利率。早就该把GDP压下去,去年却还压那个数字,刚不是调整过来了吗,谁知道调整后数字是不是确切的。可不得不承认,现在经济后劲真足,都不知哪儿来的劲。这几天吃饭,不预约就没桌子,市道火得惊人。”

可是淡淡没睡着的时候,夫妻两个人的对话只够新闻里插播广告的时间,很快淡淡就敲着碗唱乱糟糟的歌吸引父母的注意。两人快速收拾好孩子,出门依依惜别。崔冰冰毕竟不可能送丈夫去机场,柳钧也不是偶尔出差。

候机楼里,电视上放的居然也是股市行情。正是早上开盘时间,更多人拿着手机或者电脑看行情,个个脸上有喜有忧。柳钧遇到熟人上前招呼,熟人张嘴就是基金股票,柳钧一点儿没头绪,唯有听的份儿。从家飞到广州,从广州飞出国,这一程,柳钧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全民炒股,股指百折不挠,这算正常吗?

柳钧有很多的疑问,却缺少对宏观经济的认识,许多问题想着想着便走到死胡同,翻不出去,找不到路。他想到,既然股票是由境内外的热钱炒高,那么热钱总有获利撤退的时候。可是实体经济由谁炒高呢?那么大的需求量又由谁炒高呢?公布的每月进出口同比超20%,又岂是进入中国的热钱所能炒高,那么实体经济又因何而热呢?再有,若股市热钱撤走,对实体经济会不会产生影响?产生什么影响?影响有多大?好多问题,他无法解答。他只知道,经济再这么延烧下去,非常危险。可是根据早上与阿三的简短讨论,看得出国家想控制,但政策顾此失彼,调控失衡。当然柳钧最终还是想到自己的问题,面对如此失衡的局面,他敢不敢大投入。

柳钧想得绞尽脑汁,在飞机上如坐针毡。因为与股票不同,股票容易变现,可热处理分厂如果上马,未开工前那就是一口无底洞。开工后如果吃不饱,也会成为无底洞。可万一,经济还真如去年至今那样的快跑,而他若今天保守,做出一个循规蹈矩的决定,热处理分厂只上一半的保守产能,那么就意味着他将与百年一遇的大好时机失之交臂。怎么办才好,柳钧还真有点儿看不清,更不敢下决定,所以昨天的会议,他坚决抛到脑后。

毫不意外,他让研发中心暂停热处理分厂设计的决定,立刻遭到众高管电邮的轰炸。有邮件问他,当初孤注一掷决定接手F-1研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失败,可是相比当年F-1的决定,热处理分厂成功的概率大大超过,那么,有什么理由不上热处理分厂?也有邮件直接问柳钧,柳总的经营侧重是不是有问题,一家企业光有类似F-1这样的大胆研发就够了吗?如果没有配套完善的设备,做不出F-1,那么与茶壶里煮饺子又有何异?也有老成持重的电邮,说大家一起经历了F-1研发的痛苦历程,柳总在各方面所遭的罪非一般人所能体会和承受,大家理解柳总因此在热处理分厂建设决定上裹足不前的心情,但是企业家不能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企业家的教条中有一条是必须的,那就是勇于进取。当然,更有其他邮件跟柳钧阐明目前的大好经济形势。


在线读书: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