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4年 03

第四部 2004年 03

天气终于晴朗,钱宏明带着妻女,重走山村小路,找到傅阿姨。在这种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家家户户只要家里有人的,一般不设防地大开着房门,仿佛外人提脚便可以进去。傅阿姨家关着门,钱宏明不清楚里面究竟有没有人,不过才一敲门,板门立刻应声打开,里面是一个身板笔挺的老女人,脸色与门外的明媚春光反差强烈。

嘉丽不禁紧紧抱住惊惶的小碎花,钱宏明却若无其事地道:“您好,大妈,打搅了。我女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在枝条上的番茄,请问我们能摘一个长熟的吗?我本来想学解放军压十块钱在石块下,呵呵,又怕您万一没看到,还以为被谁偷了,白生气一场。”

钱宏明言语亲和,举止儒雅,态度诚恳,让人无法设防。傅阿姨一张警惕的脸微微松弛,淡淡地道:“城市孩子没见过这些,喜欢就摘吧,又不值几个钱。反正吃不完也是烂掉。”

“这么好的西红柿怎么舍得烂掉,不是可以拿到菜场去卖的吗?况且这儿山清水秀没有污染,正是眼下崇尚的绿色环保呢。会不会是离菜场太远?”

“是啊,几个西红柿都还不够来回车票。你摘吧,爱摘几个摘几个,没长红的别摘,臭,放家里也不会红。”

钱宏明心说这个傅阿姨不错啊,人挺大方的,不像有些人一听番茄有人要,赶紧往高处喊价,能杀一刀是一刀。他道了谢,与嘉丽和小碎花一起笑眯眯地走去屋边的院子。傅阿姨依然有点儿警惕地看着那一家人,她看得出这一家是高档人,看男主人惜老怜贫的样子,可见是有教养的。再见到小姑娘双手捧着一个刚摘下来的西红柿欢歌,傅阿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嘉丽拿照相机对着番茄和黄黄的小花左一张右一张地拍照,钱宏明将最红的番茄擦干净,掏出瑞士军刀剖了一个,第一口就被小碎花踊跃地吃了。他也吃到一小口,就对傅阿姨道:“非常好吃,比我们平常菜场买来的好吃得多,很鲜甜,番茄就该这个味儿。大妈,是不是品种选得好?”

“你们市里吃的都是大棚里催大的,不像我这儿早早把塑料棚揭了,自己种自己吃的东西,要它长那么快干吗?慢慢等太阳晒熟了才吃。”

“大妈,您这儿的青菜、辣椒和黄瓜一定也好吃,我都摘去行吗?全是市面上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大妈您说个价钱。”

傅阿姨见一家子是真心喜欢她闲着没事侍弄的菜,说什么也不肯收钱,心里还很得意。钱宏明则是在傅阿姨的指点下,足足地摘了两塑料袋蔬菜,放下一百元钱,走了。傅阿姨追着要还钱,钱宏明说下次再来摘,还说他还看中傅阿姨养的走地鸡,一百块钱放傅阿姨家,多亏少补,来日方长。傅阿姨一直追到钱宏明的车边,怎么都没法将钱塞回去。看着一家人热情地跟她说着再见绝尘而去,傅阿姨感动地心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子都是好人,连小孩子都那么礼貌懂事。

嘉丽等走远了,才表扬丈夫很有急智,懂得善用周边环境。一个心灵有创伤的人,旁人若只是简单地施舍,那人反而不一定接受,即使旁人不是说“嗟,来食”也能打击到受者。但钱宏明抓住傅阿姨的小小成就大唱赞歌,然后把钱用真心诚意购买的方式送出去,那么对方就心安理得得多。唯有真心行善的人,才会有针对地、耐心地设计行善方式,不仅让受者不会自惭形秽,而且还激发受者心中的骄傲。嘉丽很喜欢丈夫的胸怀,她只是个能想得到的人,而丈夫却是个有能力将想法付诸实施的人,唯此才更值得尊敬。

钱宏明回家分了一包蔬菜给柳钧,把前后经过跟柳钧说明一下,让柳钧此后不要插手,一切行动听指挥,以免坏事。他打算一步一步耐耐心心地接近傅阿姨,首先化解傅阿姨心中的警戒,以后再见机行事,最好是激发傅阿姨自身的能动性。他还告诉柳钧,傅阿姨本质不坏,只是剑走偏锋了,不能将一个人就此看死,要给人机会。

柳钧非常感激,也很是佩服钱宏明的耐心。唯有兄弟,才会有心帮他如此周到地料理这等看似细小的事情。不过他一个人住研发中心,每天吃食堂,一包蔬菜再绿色也无用,原封不动拿去给崔冰冰。直接上门,拿手中钥匙打开房门,将蔬菜放到客厅茶几上。

周末,崔冰冰显然生活得丰富多彩,出门不知跟谁搞活动去了,柳钧见到里面卧室床上还扔着两条裙子以及衣架,显然是仓促换装,崔冰冰以前也常做这种事,总是柳钧一丝不苟地替她打扫战场。当然柳钧也可以耐心地偷懒,等崔冰冰回来再有条不紊地收拾好。可偏偏柳钧引以为傲的工程技术人员性格对此零容忍,无形中对崔冰冰造成极大压力。同居这么多日子,崔冰冰被改造得也规矩起来。不过崔冰冰一回到单身,一切照旧,而且是赌气变本加厉地照旧。

因此等崔冰冰兴尽晚归,先见到客厅一包蔬菜便生气地想,此人居然肆无忌惮地登堂入室,以为他是什么人。进去卧室一看,更是气愤,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谁让他收拾了。照崔冰冰一向的性格,她应该此时抓起电话骂过去。但她依然选择忍,她拒绝柳钧的轻慢,绝不主动联络。她生了会儿闷气,其实也不是生气,只是漫无目的地乱想,发呆、烦躁,好不容易才错误百出地洗漱了睡觉。睡时脸上还热辣辣的,乃是牙膏当作洗面奶抹了一脸的缘故。

蒙眬中,听到强劲的拍门声。崔冰冰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那浑蛋忘带钥匙了,遂一骨碌起身冲出卧室,一头撞到防盗门上。痛感让她苏醒,可周遭是午夜的宁静,哪来的拍门声?而且,那浑蛋除非喝醉,否则怎么可能涎着脸过来。她打开廊灯看了一下,果然外面一条人毛子都没有。崔冰冰揉揉撞痛的额头,悻悻回来躺下。一番折腾,一颗心跳得擂鼓似的,呼吸也跟着急促。头脑一反常态,在这个钟点清楚得像胸口的心跳声。黑暗中,崔冰冰无法再骗自己,她其实这几天过得并不潇洒,并不是她自诩的单身日子少约束多快乐,她心底,不知多想着柳钧耍无赖,偷偷潜伏在她家等她。

她已经睡不着,迟疑着再爬下床,坐到电脑面前。

“行了,我签。不过内容必须添加以下条款:一、双方所有收入全部归各自所有;二、家用AA……”

一夜无眠,因崔冰冰深知写这条电邮的后果,也猜得到柳钧会有什么应答。果然,周日早晨七点,柳钧的电话打到崔冰冰的手机。这也是崔冰冰预料到的时间,周日柳钧稍微起晚点儿,不去锻炼,一边吃早餐一边上网浏览电邮和新闻。正好,该是这个时间看到她的电邮。崔冰冰不知道她是不是该为柳钧反应迅速而欣慰一把。

“阿三,正看着你的电邮。我不是那意思,你没看我给你的协议内容……”

“我提出也一样嘛。不管你的协议是什么意思,我的第一条应该全部包括你的权利主张有余,我又同意第一条,那么我们有理由采用第一条。第二条嘛,家用才多少……”

“不是这意思,理性一点好不好,别说赌气话。先说第二条,家用全部由我承担……”

“不,男女平等,况且家用不多,我也想担一半养家糊口的美名。我认为我的提议简单明了,容易理解,操作方便,也不易出错。要不然我这性格大大咧咧的人每天得担心触犯协议哪一条,这日子没法过。”

柳钧皱眉:“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没看你发电邮的时间,吵醒你了吧。要不你再睡会儿,我拿早餐上来。”

“我清醒着呢,趁今天我把真心话摊开了跟你说。我原本指望我的婚姻生活是我爸妈的模式,没谁当家不当家的,全家的钱放在抽屉里,谁要用谁去拿,连我都可以拿,但谁都对这个家担负起责任。可现在你说得对,那是过去经济环境下的模式,现在得变,根据现实社会环境而变。当然我不可能一边争取平等,争取女权,一边又以女生的名义不负担家用,以婚姻的名义问你分柳家的财产,好处两头占,那很无耻,我做不出来。你说呢?”

“一个成熟的人,无论在何种场合,应该自觉追求责任权利的平衡,这绝非恶意。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你所说的女权也有必要商榷,男女平等,说的是在两性实际生理差异基础上的平等,而不是男人能抡大锤女人也照抡。你可能依然认为我提出协议其中包藏祸心。我们今天就谈到这儿,各自冷静,我等会儿的飞机去西安,然后转新疆,我去散心,最近很压抑。等我回来,我们找时间面对面地谈,好吗?”

“几点的飞机,我送你一程,可以边走边谈,也算是面谈。”

“冰冰,我也需要冷静,去新疆就是这个意图。不仅生活上,我的工作也面临三岔路,我需要冷静抉择。到西安后我会与分别住西安和银川的大学同学会合,一行三人驾一辆皮卡车西进,你不用替我担心,我那两个同学都是好样的,路上带着基本工具,一辆皮卡车小修理不在话下。我分别带着移动和联通的手机,只要有信号,我会发短信给你报平安。”

“你一般叫我阿三。最后两个问题:我刚才说的两条,等于是什么都不要求,为什么你依然不答应?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失去你吗?”

“对不起,冰冰,我该启程了,司机等在门口。再见。”柳钧叹息,掐掉手中的电话。他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崔冰冰穿得像PH试纸,活泼而狡黠的样子,按说崔冰冰不是个不可理喻的人,可为什么她现在不肯好好对话,总是走极端,哪像拿得起放得下的阿三。

崔冰冰听柳钧经她提示后依然不肯改口叫阿三,语气则是不咸不淡,忽然心头一阵子的虚,心跳又重如擂鼓,她禁不住激动地给柳钧拨电话,情绪全线崩溃:“你告诉我律师电话,我今天就联络他,我去签字。”

“你那儿发生什么事,病了?还是昨晚酒喝太多?你门别反锁,我拐过去一趟,很快。”

崔冰冰一边想着,这个神经病还是自己吗?一边又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可是她性格刚硬惯了,两声哭过,便雨过天晴,唯独红了眼圈。等柳钧赶到,她什么事都没有,只有黑眼圈套红眼圈,异常狼狈。她想不开门,可是又怕柳钧带着牵挂上路,不安全,只能勉强开门。

柳钧见此吓了一跳,望闻问切却找不出原因,只好一再保证提出签字绝不是恶意,但处理方式不正确,伤害到人。飞机不等人,柳钧放开崔冰冰忐忑不安地离去后,崔冰冰却留在家里恨不得劈自己耳光,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发神经,变得如此贱格。她还真的不是阿三了。

柳钧与同学驾车沿河西走廊向西,一路山川戈壁,气象万千,让人心胸为之开阔。偶尔回想前几天工作中纠结的大事小事,胸中不禁另有一番光景。徜徉在自然奇观魔鬼城里,柳钧摩挲着被千百年的风沙耐心却坚韧地雕刻出来的石壁,他心中豁然。

晚上住宿,他给孙工打电话。即使失去东海一号,可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心中的追求,不能放弃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高性能的机器人依然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依然得迎难而上。我们或许资金缺乏,资料缺失,需要拉长战线,前路曲折艰难,可是我们相信我们的努力,相信滴水穿石,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柳钧让孙工布置下去,第一步,由谭工迈出。

柳钧跟他爸的解释就通俗得多。好比买房子,拿不出一次性支付的房款,那么就借助按揭,首付不算太伤筋动骨,改一次性大投入为细水长流的五年十年投入。按揭取得居住权的房子,可以出租,以补贴按揭款。而拉长对机器人研发的时间跨度,通过管理者的有机穿插,不仅可以保障原本研发秩序的大半完好,减少影响目前的正常生产安排,还可以好整以暇地将机器人研发过程中的成就不断付诸应用,回馈机器人研发项目的巨大资金投入。当然,最后如按揭结束获得房子全部产权一样,腾飞将拥有机器人研发的最终成果。

柳钧还告诉他爸,对于研发中心知识分子的激励,除了奖金,还得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令人热血沸腾的项目。技术人员的这种心态,可能在有些人看来有点儿不可思议,甚至不切实际,可是他懂,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希望爸爸理解他,容忍公司利润在近年内无法用于规模扩展或奢侈地挥霍。

柳石堂只能认了,可是想想钱家姐弟两个迅速地挣钱,迅速地发家,迅速地改头换面,柳石堂心里不舒服。他儿子的风头怎能让钱宏明盖了下去?可是他再焦急也没用,儿子不急,等于腾飞不急。公司发展到眼下这地步,他这老头子已经有心无力了。他连车间里的那些设备都还认不全。以前生气了可以踢一脚的机床们,现在得小心伺候着,有些还得管它湿度温度。不过好在接替他的是儿子,长江后浪推前浪,他这前浪死而无憾了。

相对而言,与宋运辉的对话毫不费劲。虽然宋运辉惋惜腾飞无法参与东海一号的研制,可是他欣赏柳钧在社会上打滚这么多年之后依然拥有的坚定理念,以及勇敢追求理念的勇气。宋运辉是工程技术人员出身,深知技改工作在中国的不合时宜。若说他以前与柳钧算是臭味相投,有一种自上而下的欣赏,也对柳钧有一种长辈式的提携,那么从这一刻起,他对柳钧平视。

宋运辉告诉柳钧:“从我提出合力开发东海一号起,我一直让有关科室收集来自国外设备商的反应。从国外设备制造商的激烈反应,包括多方刺探东海一号的参数,以及在某些部门的各种放风表态,我更看到我们这一工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对我们而言,国外设备制造商的反应,既是鞭策,也是极大的鼓励,为什么呢?因为十年前我们提出国产化的时候,他们漠然以对,说明他们认为我们那时压根儿做不到,看死我们。但现在就很难说。我正收集更多各方反映,也准备召集专家研讨东海一号的巨大意义,希望借此获得国家资金支持。你现在开始动手,是个好事,有进展,记得及时通报。”

宋运辉的这番话,若是听在别人耳朵里,可能会说,你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管人家那么多干吗?可柳钧完全理解宋运辉所说的“极大的鼓励”背后的深刻含义。回国之后,他对“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有了更深理解。他以前以为有钱便可以买到心仪的设备,其实不然。首先,他会遭遇高科技禁运;其次,那些只有几家能做的设备价格高得离谱,看似设备供应商违背市场规律暗中签了攻守同盟,给中国买家的态度就是降一分钱也不卖,就是那样的傲慢。什么叫耻辱?不需要翻阅字典,经历过的人无师自通。想必宋运辉也经常碰壁,无论是作为中国的技术人员,还是作为中国的企业管理者,有血性的人无不憋着一肚子气。那么,看到对方听说东海一号启动而坐立不安,怎能不从心底里升起骄傲?可是,当然,心中也生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必胜信心。

崔冰冰应柳钧之约,下班就去接机。这一段时间柳钧行走新疆,反而比平常在家时候想念崔冰冰,他打定主意回家耐心做崔冰冰的思想工作,不能急躁,该用美男计的时候用美男计,该低声下气的时候低声下气,务必不能让崔冰冰情绪失常。

飞机晚点,崔冰冰在机场吃了些又贵又难吃的点心,时不时深呼吸几下,按捺住驿动的心。可是老天捉弄人,她越是紧张,播报到达时间越往后推。等柳钧终于出现在出口处的时候,崔冰冰发现自己快要窒息了。十天不见,柳钧给晒得像黑炭似的,人也瘦了一些,不过精神焕发,背着个相机包像个不到三十岁的大男孩。看着柳钧等行李,崔冰冰在心里反复背诵她这几天总结出的台词,她爱柳钧,但她更爱自己,她发现自己如今因为爱柳钧而越来越失去自我,变得面目全非,疯疯癫癫,毫无自尊,完全不再是阿三,因此她决定放下对柳钧的爱,找回自己。

但是,等她落入柳钧的怀抱,真切感受到那怀抱传递过来的爱和欲,喜悦与思念,她又动摇了。她怎能放弃此人?她无论如何不应放弃,而应学会在爱面前坚持自我。于是,她将所有的台词吞下,欢欢喜喜跟着柳钧下去停车场。两人小别胜新婚,又是一场折腾下来一个愿意退,另一个也愿意退,于是在床上什么都容易沟通,将协议大概决定下来。既然说定协议,那么婚期也可进入议事日程。

崔冰冰唯一坚持的是收入各归自己,不过不再坚持反对由柳钧全资养家。柳钧心说协议可以这么签,大家都太平,但到时候他馈赠崔冰冰财物,这个是不能算作违背协议的。

柳钧很快将精力投入到机器人项目的细分小项、精细预算和实施方案的制订。他和崔冰冰的婚礼反而由闲着没事干的柳石堂操办。柳石堂好噱头、爱热闹、讲排场,若非本城目前最好的酒店是杨巡所开,他一定将婚宴定在最好的酒店。现在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但他舍得花钱,他在饭菜酒水上下足功夫,一张菜单翻来覆去研究若干遍才定下。柳石堂最满意儿子签的那份婚前协议,他这才发现,事业上越是有本事的女人,其实越傻,什么见面礼啊彩礼啊头面首饰啊之类的全不计较,也不要求别墅重新装修,几乎是什么都好说话,连婚纱、别墅新换软装修都是崔冰冰自己掏钱买下,而且似乎在柳钧面前也不曾提起。柳石堂冷眼旁观,心说这是事实上的倒贴啊,要换作别个女人早咽不下这口气了。

既然已经成为一家人,柳石堂不能因小失大,他暗中提醒儿子不能太占人家女孩子便宜,让儿子找机会打一些钱到儿媳账户上,方便取用。

崔冰冰在婚礼那天非常美丽,可是她被爸爸领着交到柳钧手上时,实在忍不住,对柳钧一句耳语:“妈的,又不像阿三了。”于是崔冰冰若无其事,镇定自若,柳钧喷笑出声,久久不绝。

宋运辉很给面子,带着太太梁思申一起出席婚礼。柳钧过去敬酒,他笑眯眯地公然道:“你婚假后赶紧来找我,我送你一份大礼。”

柳钧直觉就想到宋运辉的东海一号项目与他的机器人项目,他的眼中不由得露出更多欣喜。申宝田坐在宋运辉旁边,见此锦上添花一句:“宋总总是那么提携后进。”

钱宏明也来了,带着嘉丽和小碎花,与柳钧的其他高中同学坐一起,整整两桌。钱宏明很是感慨,他与嘉丽结婚的时候,还在事业的起步阶段,钱是那么紧张,多余的钱都得塞进父母的药罐子里去。因此他们没有举办婚礼,只是领来结婚证的第一夜与他的同事吃一桌,第二夜与嘉丽的同事吃一桌,便算宣告结婚。钱宏明羡慕柳钧所做的事情总是可以如此盛大公开。

等婚礼结束,他们与柳钧告别出来,钱宏明却是冷不丁跟嘉丽道:“那个傅阿姨,真是个脑筋不会拐弯的,你说得没错。”

“哦,为什么?你自己去了一趟?”嘉丽也无所谓,钱宏明是她的主心骨。

“不是,我们上周不是去了趟,又拿回来好多蔬菜吗?我们一说好就好在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她还真的什么药都不用了。不过要不是个一根筋的,怎么可能盯上柳家,不明摆着以卵击石吗?这社会,有钱就是有势,她惹得起吗?”钱宏明在前面闲闲地开着车,尽量开慢点儿,以免颠着后座的宝贝女儿。“看情形,傅阿姨的精神面貌有些恢复,现在肯闲时开着门。人哪,钱能壮胆,再清高的人也得承认。”

“可是总靠我们和你的几个朋友上她那儿买菜,也不是办法啊。你们能持续几年?”

“我刚打听到有个农保推出来,好像是按年龄不同交三万左右的钱,明年开始每个月就有五六百块的劳保。他们那村现在年轻的都搬到平地上住了,留下几十个老头老太,估计不仅没人特意跑去跟他们说,他们也拿不出几万块钱来。我打算替她去做个,但告诉她这是国家承认她以前代课教师的资历。我看她心理不平衡的最主要原因是她白做那么多年代课教师,心结解开,人就会正常。”

“三万多……”

“三万多就可以帮一个人找回尊严,性价比很高。”钱宏明说得很干脆。几个月来,他冷眼旁观傅阿姨一周两周地发生着变化,轨迹是那么的熟悉,傅阿姨的每一个变化都似曾相识,让他久久回味。这么多年来,他隐忍着心中的矛盾,一直不敢跟任何人提起,闷在心里到底不痛快。而今从傅阿姨身上看到变化,他就像是完成一次共鸣,积郁在心底的不快跟着阳光蒸发了。他仿佛跟着做一次脱胎换骨。

嘉丽在钱宏明的背后注视着他,外面霓虹灯的闪烁光影映得嘉丽的双眼也是光怪陆离。


在线阅读 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