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春秋那些事儿 > 第一章 灾难

第一章 灾难

壹 一切皆因女人而起

一切都从一个女人开始,或者说,一切皆从一场迎亲开始。

公元前523年,也就是春秋时代南方第一大国楚国君主楚平王即位的第六年。楚平王突然宣布派遣大臣费无忌前往秦国,为他的儿子太子建迎娶秦哀公的妹妹孟嬴。这是一次政治联姻,目的是为了结成盟友,以抗衡长期与楚国争霸的晋国,但最终却被导演费无忌同志引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南中国的大地从此陷入纷飞的战火之中,楚国的命运开始朝变态的方向发展。

和齐国一样,秦国也出美女,从前秦穆公的小女儿弄玉就是个超级美女,曾经把华山上的神仙都迷倒过,而这个孟嬴一点也不比她弄玉学姐差,人送外号“梦萦”,男人看了都得“魂牵梦萦”,但后世小说家把孟嬴称为“无祥公主”,果然不祥,这个名字取得颇有意味。

事情糟就糟在她太美了。

更糟的是,迎亲的大臣费无忌是个正宗的小人。

美女加上小人,想想也会出事。

其实,费无忌从前也想当个好人,那时他在楚国从事的是高尚的教育事业,而且他教育的不是别人,正是尊贵无比的楚国储君太子建。

一个多么有前途的职业呀。费无忌本来是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一个好园丁的。可惜造化弄人,或许他教学水平太差,太子建更喜欢的是另一个老师伍奢。这让费无忌很郁闷很费解,这小孩儿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论学问,论帅气,我哪点比伍奢差呀!当时,伍奢是太师,属于大学教授级别,费无忌是太傅,只能算个副教授。

这世上从来只有学生挑老师,没有老师挑学生的,更何况这个学生还是当朝太子,日后的国家元首,可是费老师偏偏不服气,既然这个学生已经不待见自己了,干脆换一个学生教。如何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呢?这简单,换一个太子好了!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国的储君,哪里可以随随便便就换掉。但要做起来,关键的关键,就是要挑拨楚平王和太子建的关系——两个本无矛盾的男人如何才能反目呢,最好的工具,就是女人。

这世上为了女人而反目的男人多了去了。从远了说,洋妞海伦让希腊人打了十年的仗;从近了说,郑女夏姬让陈、楚、晋、吴一大堆男人全乱了套。楚平王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有可能为女人发狂。费老师搞了多年的教育理论研究,别的没研究通,把握人性的弱点却是专家中的专家。

而孟嬴这种能引人发狂的超级大美女,正是费无忌梦寐以求的最佳人选。

只要楚平王被引得发狂了,他的计划就算完成了一半。

所以,当费无忌把新娘子从秦国接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楚平王说:“大王啊,可不得了,这个秦女长得美如天仙,留给太子太浪费了,大王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享享清福了,不如,咱自己娶了?”

楚平王说:“这不太好吧,寡人是个正人君子来的,怎么能如此违背人伦呢?”

费无忌说:“没关系,婚礼不是还没开始吗?咱们给太子再找一个!”

只见楚平王看着刚刚送到眼前的大美女,哈喇子已经流了二尺多长。

许久,楚平王才回过神来,说:“好,就听你的,寡人娶了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太子这么孝顺,应该会理解老爸我的。”

就这样,太子建分到一个暴丑的齐女当老婆,而孟嬴则被她未来的公公半路给截了下来,做了楚平王的宠妃,没多久,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楚平王爱如珍宝,故取名为珍,这就是后来的楚昭王了。

又是一个老牛吃嫩草的猥琐故事,每次在史书中读到这样的情节,我就忍不住要吐。

贰 阴谋

楚平王已经上钩,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没多久,费无忌又对平王说:“晋国为啥能称霸诸侯,就是因为它接近中原诸国,咱楚国其实一点儿也不比它差,吃亏就吃亏在咱们地段不好!依我看咱们不如扩大城父(在今河南宝丰县,与陈邑城父为二地)的城墙,把太子安置在那里,以谋取北方的宋、郑、鲁、卫等国,这样大王就能专心安定南方的吴越,继而称霸天下了!”

楚平王明白费无忌的意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要支开太子建!这样也好,自己抢了他的老婆,心里老是不得劲,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如让他待远一点儿,一方面可以锻炼他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尴尬。

太子建可怜呀,漂亮老婆给老爹霸占了,还被发配边疆,爱情事业两失意。

费无忌则别提多开心了,这臭学生终于被自己赶跑了,痛快!可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现在自己是挺快活,可一旦日后太子建做了楚王,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彻底将太子建置于死地,费无忌就一天不能安心。

也许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成昆陷害他徒弟谢逊的故事,灵感就是打费无忌这儿来的,要不他怎么会给小说的主人公取一个怪名字叫张无忌呢,这个名字岂不是和费无忌三个字太像了一点?

但凡小说的情节,敌人陷害敌人不稀奇,朋友陷害朋友也不胜枚举,学生陷害老师早就被人写滥了,老师陷害学生倒是一个激化矛盾冲突的神来之笔。金庸老先生总能把一个故事讲得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根源就在于他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为了利益,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陷害别人,这就是人性的丑恶。虚构的小说如此,现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于是费无忌耐心地等了一年。等到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让平王父子产生巨大隔阂了,他又找到了楚平王,说:“太子因为自己的老婆被抢了,整日里怨气冲天,大王你还是防着他点儿好。我听说他自从驻守城父以后,偷偷地勾结外敌,想攻进都城来造反呢!”

要打击政敌,最好的办法就是诬陷他谋反。中国的皇帝或者国君们最害怕的就是手下人造反,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抓起来杀了再说。这,就是君主专制制度最大的一颗毒瘤。因为,皇权或者王权这种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实在太诱人了。替天行道啊,天命所归啊,统统都是狗屁,其实他们自己不也是靠造反才得的天下吗?

中国的这个优良传统,演变到最后,演变到极端,就成了可怕的文字狱。

所以,楚平王听了费无忌的这番话,抱住脑袋抓着头发心中就纠结起来了。

叁 一错再错

楚平王有个心病,就是他的王位来得也并不是那么光彩。

那还是在七年前,公元前529年,那时候楚平王还叫做公子弃疾,是当时楚国君主楚灵王最小的弟弟。

楚灵王是个好战的君主,没事干就喜欢打仗,这种男人的游戏能让他疯狂。

春秋乱世,国君喜欢打仗很正常,可是疯过头就不好了。成年累月的战争,使得国内的百姓和各大贵阀豪族怨声载道。内乱,没多久就爆发了。

就在这一年五月,公子弃疾趁楚灵王出外狩猎,联合他两个哥哥一起造反,率军攻入郢都(楚国国都,今湖北江陵),奉三哥公子比为楚王。楚灵王众叛亲离,在荒郊野外孤零零地上吊自杀,结束了他疯狂而罪恶的一生。

没多久,公子弃疾又逼死他的两个哥哥,自己做了楚王,是为楚平王。

手足相残,原来这个王位是楚平王杀掉三个哥哥换来的。

有谁知道,多少个孤独的夜晚,楚平王被可怕的噩梦惊醒,梦见几个哥哥拎着自己的头颅站在他的面前,指着他又哭又笑又跳,眼前到处都是血——墙上、地上、衣服上、脸上、手上,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所以,当费无忌跟楚平王说自己的儿子想要造反的时候,他一下子吓蒙了。

楚平王不知道自己儿子要造反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但他知道,在楚国,父子相残从来就不是一件新鲜事儿,从前楚太子商臣就残忍地杀死了其父楚成王,自己做了楚国的国君楚穆王。现如今这个可怕的命运又要降临到他的头上了。

报应,难道这就是报应?

他后悔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因为一时把持不住,酿下了如此大错,以致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世上,有的错误可以挽回,有的错误可以补救,但有一些错误是没有办法回头的,错了,就错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错下去。

或许费无忌进的只是谗言,或许他的话全都是捕风捉影,但事到如今,楚平王只能抢先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

从前楚平王能手足相残,现在他就能父子相扑,这一切,都是为了权力,那至高无上的楚国王权。

这下子费无忌原先的竞争对手伍奢伍老先生倒霉了,楚平王把他抓了起来,问他知不知道太子造反的事情。

伍老先生学问虽然好,但性子却是倔得很,他明白这都是费无忌搞的鬼,因而说道:“大王怎么能仅仅凭拨弄是非的小人的坏话,就疏远骨肉至亲呢?小建是个乖孩子,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唉,知识分子书读多了,有时候就是不知道变通。这种情形,平王明明已经起了杀心,你再争辩有什么用,这不是把自己也拖下水了吗?

费无忌大喜,嘿嘿,老家伙真是傻到家了,叫你以前跟我作对,这次我还不彻底扳倒你!

“大王,他和太子是一伙的,现在不干掉这些人,他们的阴谋就要得逞,大王您反过来就要被干掉了!”费无忌说。

楚平王大怒——君主一怒,就要死人了——他将伍奢打入天牢,择日处死,同时命令城父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奋扬去捕杀太子建,以绝后患。

奋司令不干,他是太子建的铁哥们儿,要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哥们儿,那可不行!

于是他找到太子建,说:“你快跑吧,你父王要我杀你呢!”

“那你怎么办?放了我你可就要遭殃了!”

“放心,我死不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不管你啦,拜拜!”太子建赶忙收拾东西,带着老婆孩子向宋国(今河南商丘)逃难去了。

奋扬把自己绑了,跑回都城去见楚平王。

“太子死了没?”

“太子跑了!”

“谁放跑的!”

“我!”

“承认得倒是干脆!你放跑了太子,还敢来见我,你不怕死吗?”

“大王从前嘱咐我,侍奉太子就像侍奉大王您本人,我可是听了您的话才这么做的,您要杀就杀好了!”

楚平王起了恻隐之心,叹道:“你还真是个忠臣啊,寡人不杀你了,扣你一个月奖金,回去照常上班吧!”

中国的君主对于忠于自己的奴才一般都不会杀掉的,因为这样才能给其他的奴才树立榜样。从前一代霸主楚庄王大发慈悲放了不辱使命的晋国使臣解扬,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太子建跑了,楚平王于是改立他的心肝宝贝芈珍为太子,费无忌顶替伍奢的位子做了太师。

费无忌导演了一出绝妙好戏,他的阴谋终于得逞了。

可是费导还觉得不过瘾,到目前为止一个人都没被他害死,这简直是在侮辱他的导演天才。

不行,他一定要斩草除根,将所有潜在的敌人全部消灭掉。

于是费无忌又找到楚平王,说:“伍奢阴谋造反,必须死,而他的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员也不是省油的灯,留之必为后患,大王何不将伍奢作为人质要挟他们前来送死?”

陷害别人是费无忌最为享受的一种乐趣,也是天下间所有小人最爱干的事儿。

中国历史上从来就不缺乏这种小人,多少英雄好汉,他们不惧明枪,只怕暗箭,真刀真枪的决斗只会提升他们的勇气,根本不能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但是他们最后却往往倒在了小人的暗箭之下。

于是大家都在叹息:小人可怕啊,宁愿惹恶徒,不能惹小人,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连环计,美人计,离间计,同样是这三种计策,《三国演义》中司徒王允用了就是正道,费无忌用了就是奸佞小人,为什么?因为费无忌残忍自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由此可见,小人的定义并不是因其行事的方法,甚至也不是因其行事的目的,关键是看他行事的对象。如果对付的是大奸大恶之徒,那么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落井下石、暗箭伤人,又有何不可?谣言与暗算,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因为软刀子永远比真刀子杀伤力更大。费无忌之所以被称做小人,只因为他对付的是代表正义的一方。这,才是其中的关键所在。

对于费无忌这个提议,楚平王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他说:“高,实在是高!好,就按你说的做!”

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费无忌不能回头,楚平王更加不能回头,他们现在是捆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于是平王又一次提审了伍奢,说:“老家伙,赶快写封信把你两个儿子叫来,这样寡人就放了你!”

伍奢当然知道他们的阴谋,他们要是来了谁也活不了。于是他说道:“没用的大王,虽然我大儿子伍尚老实厚道又孝顺,我叫他一定会来;可我二儿子伍员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生性坚忍,智勇双全,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岂会看不出这种幼稚的圈套?他是不会来的。”

知子莫若父,伍奢虽然最终还是被逼着写了信,但他坚信,自己的小儿子伍员绝对不会傻傻地跑来送死的,他是个能成大事的人,而且这大事还不会是一般的大,楚国从此,恐怕没有宁日了。

听了伍奢的话,楚平王却不以为然,心想:“老家伙,你不吹牛会死啊!”立即派遣使者驾着驷马高车,封装好诏书和官印丝带,来到伍家所在的樊城,前去诱骗二子。使者找到大哥伍尚,宣读诏令说:“大喜啊大喜!你们的父亲伍奢因为忠信仁慈,已经脱离灾祸得到赦免了。对于从前的误会,大王很惭愧,也很后悔,所以决定提拔伍奢为相国,还要封你们做大官,你们快点儿领了官印回去一家团聚吧!”

伍尚说:“父亲被关了三年,我们的心中都非常沉痛,日思夜想,担惊受怕。我们只希望大王能开恩将父亲无罪释放,哪里还敢贪图加官晋爵呢?”

使者说:“得了便宜还卖乖,鄙视你!我要是你,早就开开心心跑回去叩谢隆恩了,啰唆个什么劲哪!”

伍尚大喜,忙屁颠屁颠地跑进去把好消息告诉了伍员。

肆 亡命天涯

本书的主人公终于要正式登场了:伍员,字子胥。按照《东周列国志》的夸张说法,此人“生得身长一丈,腰大十围,眉广一尺,目光如电”,活脱脱就是一个怪物史莱克。此乃小说家言,不足为信,但是伍子胥长得威武雄壮,异于常人,那是肯定的。如果他长的是一副大众脸,后来的逃亡就不会那么惊险困难了。

话说伍子胥听了老哥的“好消息”,脸上却没有半点欢容,一声冷笑,说:“父得免死,已为至幸,我们有什么功劳,值得封侯?这分明是大王在诱骗我们回去好一网打尽,我们一去,非但救不了父亲,还得搭上自己的性命。我看咱们不如逃往国外,借助别国的力量为父报仇雪恨!”

伍尚道:“话虽如此,但我实在是思念父亲,如果能在死之前见上他一面,我死而无憾。”

伍子胥道:“大哥,你不能回去啊,如果我们和父亲一起被处死,那么,我们一家的冤仇,就永远不能昭雪了,不值当不值当啊……”

伍尚忍不住放声痛哭:“我若贪生怕死,即使能寿终正寝,不能为父亲报仇,终究还是一个废物,被天下人所耻笑。可是你不一样,你文韬武略,机敏果敢,父亲的冤仇,只有你可以报得了。死很容易,报仇却很难,为兄自私,您就勉为其难让我去做那件容易的,让为兄先死吧!”

伍子胥见他主意已定,只得拜了伍尚四拜,举起酒杯,以当永诀。

伍子胥看着伍尚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悲从心来,含泪唱道:“兄长上马两泪淋,叫人难舍又难分。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倘若家门遭不幸,杀上楚王午朝门。”(京剧《文昭关》)

寒风冽冽,残阳如血,伍子胥负手站在樊城的城楼之上,看着兄长远去的背影,泪如雨下。

伍尚走了,他选择舍生取义,伍子胥留了下来,他选择忍辱偷生。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直面惨淡的人生。其实,就像从前赵氏孤儿的那个故事,公孙杵臼从容赴死,固然难得;但是程婴能勇敢地活下来,忍受痛苦和屈辱的折磨,去完成逝者的遗志,却是更加的难能可贵。

从此,伍子胥踏上一条逃亡与复仇的不归路,无数的坎坷、不幸、饥饿、疲惫、孤独、绝望和仇恨将在前面等着他,伴随他一辈子。

当伍子胥在樊城苦苦等待消息的时候,伍尚已经在郢都被捕,和老爸一起做了阶下囚。楚平王见伍子胥果然没有上钩,遂立即派遣大夫武城黑率兵前往樊城抓人。伍子胥探知楚兵前来抓捕自己,知道自己的父兄已经难逃毒手,只得强忍悲伤,准备逃亡,但是临走之前,他还有一个人放心不下,那就是他的发妻贾氏。

“我现在被全国通缉,想逃跑却舍不得你,怎么办?”

贾氏不想拖累伍子胥,说道:“你快走吧,不要管我!”

“这怎么行,我走了你怎么办?”

贾氏见伍子胥迟迟不肯动身,心一横竟然上吊自尽了。

为了成全夫君,竟然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好一个刚烈的女子,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我们的复仇男神英雄伍子胥。

这只是一个开头,后来在伍子胥的逃亡过程中,还有很多人心甘情愿为其而死,看来,伍子胥真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大帅哥,伟丈夫。

妻子死后,伍子胥痛哭了一场,无暇继续悲痛,草草料理完后事,立即收拾包袱,身着素袍(丧服),贯弓佩剑而去。

武城黑在樊城没有找到伍子胥,连忙派兵追赶,一路疾行,狂追三百里,终于在一片无人的旷野里远远地看到了伍子胥高大的身影。

伍子胥手握长弓,看着眼前的追兵,眼神无比平静。

“反贼哪里走,还不束手就擒!”武城黑大叫着驱车冲了上来。

伍子胥弯弓搭箭,“嗖”的一声,武城黑的司机应声滚落车下,死了。

武城黑吓得赶快跳下车来,躲在车后,探出头来一边发抖一边朝伍子胥喊话道:“大胆反贼,还敢拒捕!告诉你,你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就赶快放下武器投降!”

旷野无风,天地一片肃杀,伍子胥缓缓地取出一支箭,搭在弓上,瞪着武城黑,一字一句地说道:“哼!在你抓住我之前,我这支箭就会刺穿你的喉咙,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武城黑见自己的喊话一点儿不管用,吓得掉头就跑,口中大叫:“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叫援兵来抓你,你有种别跑!”

伍子胥大笑:“你不是要来抓我吗?来呀!哈哈!回去告诉你主子,想要保住楚国,就赶快放了我的父兄,否则,我必踏平郢都,亲斩楚王之头,以泄我心头之恨!”

武城黑抱头鼠窜,狼狈逃归,楚平王大怒,即命费无忌将伍奢父子押到菜市场斩首示众。临刑之前,伍奢还是抱着一颗赤胆忠心,仰天长叹道:“我死了不要紧,只怕楚国从此永无宁日了。”言罢,引颈受戮。百姓观者,无不流涕。

是时,天昏地暗,悲风惨冽,似乎预示着楚国的未来,将从此刻而彻底改变。

从这一刻开始,春秋乱世,将要变得更加混乱了。

在 线阅读网:http://www.metal-yarn.com/
山东11选5网页计划